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寻仙道]最新章节 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暮草兮 2019-03-15 23:26:05

[寻仙道]最新章节 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最新章节

《寻仙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寻仙道 即可阅读全文

《寻仙道》小说简介

《寻仙道》目前看到100多章,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虽然里边出现了多位跟男主有暧昧关系的女主?!不过却并不觉得是种马文,原因很简单,男主跟张筱云的感情非常真诚。。主角是无咎紫烟的小说叫《寻仙道》,本小说的作者是曳光所编写的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九章同道中人感谢:书友2599126、aa790270929、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新书上榜了,求大家多多点击、票票支持!………………夜色中,小船顺流而去。而才将轻松下来的无咎,却在。热门小说《寻仙道》是曳光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无咎紫烟,内容主要讲述:今朝修仙不为仙,只为春色花满园:来日九星冲牛斗,且看天刑开纪元。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有人带路

感谢:枉尘、痴傻愚顽、jourbox、草鱼禾川、夜游神2014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祠堂外的山径上,无咎在回头张望……

四周郁郁葱葱,高远处云遮雾掩,整个山谷便如水墨浸染般的清新动人,熟悉的祠堂与远处的村落点缀其间,还有山岚淡淡、炊烟袅袅,使得山水画卷更添几分生气。

不过,本公子却要走了!

由此往南,只须绕过祁家村,便可出了风华谷。再去十余里,据说有条大河。继续往前,横穿南陵腹地,越过大泽、荒漠,直奔灵霞山。试想一二,紫烟突然见到本公子拿着信物寻去又会怎样?如此万里迢迢,痴情如我,感天动地,她定然惊喜万分啊……

无咎转而看向前方,一时之间,踌躇满志。循着小径,片刻之后便已临近祁家村。虽然连日多雨,却遍地野草,没了泥泞,走起路来很是轻快。而才要绕过村口的池塘,他不禁闪了个趔趄。

池塘边的树丛中冒出两个孩童,一男一女,正是不用上学的山伢子与妞儿。

山伢子手里拿着一串蚂蚱正玩得起劲,见有人来,不由得擦了把鼻涕,意外道:“先生……”

妞儿则是背着两手,怯生生道:“见过先生……”

两个孩子之外,远近再无别人。

无咎走过去,伸手便在山伢子的头上敲了个脆响:“臭小子,你整日就想着赶走先生,总算如愿了吧……”他又顺手刮了下妞儿的鼻子,还送去一个鬼脸。

山伢子“哎呦”一声,捂着脑袋往后躲闪。妞儿以手掩面,摇晃着双髻“嘻嘻”笑着。

无咎不想遇见村里人,径自从两个孩子的身旁擦肩而过。

“先生,俺只顾着玩耍呢,没想赶您走……”

无咎循声回头,脚下一顿。

山伢子已淘气全无,还在颇为笨拙地辩解着。小家伙有眼色,见先生背着包裹便猜出了八*九分。却不料先生真的要离开风华谷了。他情不自禁挽留道:“先生,俺以后乖着呢,您别走了……”

其实当个教书的先生也不错,至少图个安逸。而即便不想走,奈何身不由己。好在前方有灵山,前方有仙子!

无咎冲着两个孩子嘿嘿一笑,不再多说,摆了摆手,继续往前。

离开了风华谷,一路往南。

天上又下起了雨。

无咎撑开纸伞,在风雨中独自前行。

……

三日后的下午时分,连绵不断的雨终于停歇了,几缕阳光从云隙中泄下,远处的半空中有彩虹高挂,煞是美丽。

有个年轻的男子从路边的树林里冒了出来,身着青袍,书生打扮,背着包裹,拎着雨伞,却一边抬头张望,一边吃着手中的桃子。

这不是旁人,正是离开风华谷的无咎。他在外漂泊的两年多,抛开凶险遭遇不提,至少学会了捕鱼抓虾、抓鸟逮兔等诸多生存手段,顺道摸几个桃子吃,对于无先生来说再也寻常不过。

前方有大河拦路,隐约好像有个渡口。

无咎扔了桃核,擦了把嘴,穿过青草小径,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去。须臾,来到岸边。他抬腿甩着拖沓的泥水,见有人早到一步,便含笑打着招呼。

岸边歪斜地立着一排大树,树下的条石上坐着一位老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以及两个孩子。

其中的老汉背着背篓,粗布短衫,并挽着裤腿、穿着草鞋,起来欠了欠身,咧开豁牙的嘴笑着回应。

男子个头壮实,穿着玄色长衫,发髻缠着丝带,腰间拴着布囊,是副出门在外的装束,而圆脸有些黑,上面几个麻子坑,一双眯缝眼倒是透着精神。

两个孩子,竟是一对女娃娃,八、九岁的光景,皆面黄肌瘦、衣衫破旧,彼此相偎而神色怯怯,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出身。

无咎走到树下,将包裹、雨伞放在石头上,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庆幸道:“这淫雨霏霏,着实恼人,天总算放晴了,呵呵,尚不知可有船只渡河……”

老汉见眼前的年轻书生为人知礼、且说话随和,顿有好感,笑着道:“东虹日出、西虹雨,晨虹有雨、晚虹晴。且等待片刻,渡船稍后便来!”

“如此说来,明后还是晴天了?”

无咎抬头看了眼彩虹的方向,伸出大拇指赞道:“圣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老伯,你的话应该很有道理!”他眼光一瞥,拱了拱手:“这位长兄风采不凡,敢请教……”

“鄙人廖财,乃行商坐贾之人。”

男子自称廖财,不慌不忙地做了个揖,皮笑肉不笑地又道:“尚不知兄弟尊姓大名,又去何方?”

无咎点了点头,洒脱笑道:“小生无咎,乃祁家村的教书先生,立志游学天下,万里始于今日。”他冲着对方身后示意了下,不解道:“这是……”

那两个女孩子眼光躲闪,怯怯中带着茫然,不像是结伴出门,倒像是被人带到此处。

果不其然,廖财说道:“我乡下亲戚的孩子,带去镇子上讨个生活。”他似乎不愿多说,敷衍道:“原来遇上了一位先生,失敬了!”话虽如此,他人已转身看向别处。

大河有二、三十丈宽,雨后的河水透着浑浊。波涛对岸,似有小船缓缓摇来。

无咎没作多想,径自坐在石头上歇息,并扯着领口图个凉快,不忘好奇道:“两位小妹妹,怎么称呼呀……”

两个孩子没敢应声,面面相觑,彼此的眼光游离了片刻,其中个头稍高些的撩起脏兮兮的发梢,一双黑眼忽闪着,怯怯道:“回先生的话,我叫杏儿、她叫枣儿……”

名字倒也简单好记,连姓氏都省去了。

无咎还想说笑几句,却听到一声闷哼,两个孩子随之颤抖而低头不语。他抬头去看,见廖财缓缓转过身去。

这位廖财身为长辈,也太过严苛,瞧瞧那两个孩子吓得……

无咎心有恻隐,却懂得莫管闲事的道理,摇头笑了笑,坐在石头上歇息。好在连日阴雨,天气不算闷热,有阵阵风儿吹来,一时倒也凉快。

正当五月,夏草茫茫,乌云徘徊,几缕阳光乍泄,景色有序而万物欣然。

盏茶的时辰,渡船来到岸边。

小船两丈长,有些破旧,当间隔着栅板,舱底的积水摇晃可见。摇船的是个老实憨厚的乡下汉子,四十多岁,肤色黝黑,赤膊赤脚。他将船停稳了,招呼岸上的客人上船。

无咎随着众人上船,坐在船尾的栅板上,紧紧搂着包裹,总觉得小船要散架了。

廖财带着两个孩子坐在船中,眼光在无咎包裹中的剑鞘上稍稍留意,却见包裹的主人满脸的慌张,不由得暗暗嗤笑了一声。

一炷香过后,小船顺利抵达彼岸。

无咎付了船资,上了岸,又是一阵糊涂。前方有两条小道,却一左一右而不明去向。

背篓子的老汉或许住在不远处,循着河堤走远了。廖财带着两个孩子就在前方,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且问问船家……

无咎转过身来,却见船家已调转船头离开岸边。他只得从怀里掏出祁散人的那张绘有舆图的兽皮,尚未辨清所在,只听有人说道:“无先生,何故徘徊不前?”

廖财走了没多远停了下来,并回头询问。两个孩子亦步亦趋,犹然惶惶怯怯。

无咎忙道:“由此一路往南,记得要途经铁牛镇,却不知要走哪一边……”

廖财伸手摸了摸稀疏的胡须,笑道:“我便住在铁牛镇!”

有人带路,真是凑巧!

无咎收起舆图,背紧了包裹赶了上去。

廖财眯缝着眼,转而举步往前,说道:“我以为先生游学在外,并不计较去处,却不想竟然同路,早知如此,彼此便该亲近、亲近……”他缓了一缓,好奇问道:“先生随身带着短剑,莫非还是尚武之人?”

无咎追到近前,随声道:“听说南方有灵山,便有心去游览一番。”他拍了拍肩头的包裹,如实又道:“摆设而已,纯属壮胆!”

“先生倒也实在,呵呵……”

廖财竟然笑出了声,整个人也显得温和了许多,接着说道:“先生此去,算是跟对了人……”他回头一瞥,很是神秘地笑了笑,随即又忍不住揭开谜底:“我所在的如意酒家,常年住有南来北往者,其中不乏奇人怪客,先生若能结识一二,或可结伴同行,倒也不无裨益!”

无咎连连点头,趁机攀谈起来。

从廖财的口中得知,铁牛镇就在三十里外,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有铁牛岭闻名四方,还有横穿南陵的易水从中经过,乃是远近通衢之地。而如意酒家,更是宾客盈门,等等……

一个时辰之后,四人停下歇息。

所在是个山岗,搭着一座简陋的草亭子,并有石桌、石凳摆放其中,以便来往行人歇息。此时天近黄昏,云光晦暗。而居高望去,几里之外的情形倒也瞧得分明。只见山峦叠嶂,草木疏影,房舍、街道隐隐预约,炊烟雾霭朦朦胧胧。

据悉,那便是铁牛镇。

廖财坐在亭中的石桌旁,举手示意道:“接连赶路,着实累坏了,且天色已晚,歇息片刻再走不迟!”他解下腰间的布囊,变戏法般地从中掏出几个油纸包来,待肉脯、干果一一呈现,又摸出一个精巧的酒壶与两个杯子,亲热相邀:“先生莫要见外,且吃些点心……”

无咎从早上出门,便没吃东西,此时早已疲惫不堪、且又饥又饿,凑过去抓起肉脯大吃起来。

廖财才将摊开吃食,便有人上来风卷残云。一包肉脯转眼没了,接着便是果子,一点都不客气,像是经年的老友,而彼此还没有这般熟络吧?他稍稍愕然,随即又微微含笑,给倒了杯酒,劝道:“先生,且饮一杯……”

又是一包果子下了肚,无咎终于直起腰身,却瞪着双眼,挥拳砸了砸胸口,待神色稍缓,摆手谢绝,转身离开亭子,见不远处有石坑积水,凑上去伸着脖子喝了几口,这才打了个饱嗝,舒服笑道:“我这人沾酒便醉,多谢廖兄帮我省了顿晚饭……”

廖财兀自坐在亭中,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先生出门在外,便是这般窘迫?”

无咎呵呵笑道:“有吃有喝,岂不挺好……”

廖财端起酒杯饮了一口,豆粒般的眼光闪了闪,道:“真是个苦命的可怜人,怕是从没见识过锦衣玉食……”

无咎却是知足常乐,带着笑容走回亭子,见杏儿、枣儿偎在一起,并偷偷咽着口水而神色凄楚,他看在眼里,俯身关切道:“小妹妹,是不是饿了?廖兄,何不给她二人吃些东西……”

两个女孩子不敢搭话,点点头,又是摇头。

廖财却是浑不在意,一个人自斟自饮着,哼道:“她二人已耗费了我不少的银钱,饿上三两顿也是活该!”

不是亲戚家的孩子吗,怎能这般对待?

无咎狐疑了片刻,脸上神色如旧,不再劝说,走到包裹前,掏出两个桃子递了过去,随意道:“且充饥一二……”

杏儿与枣儿畏畏缩缩,神色迟疑。

廖财并不过问,而不屑之色更浓。与其看来,今日遇到的就是一个食不果腹的穷书生。已然自身不保,却还要四处游学,真是寒酸且可笑!

无咎却是将桃子直接塞了过去,埋怨道:“莫非嫌弃……”

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又怎敢嫌弃。杏儿用胳膊肘儿碰了碰身边的枣儿,随即双双抓起桃子吃了起来,并悄悄打量着无咎,眼光中暗含感激。

廖财也算是难得大度一回,趁机端着酒杯起身走来,示意道:“既然相见有缘,岂能不共饮一杯!”

无咎正看着两个孩子吃东西,闻声转过身来,却听“啪”的一声脆响,接着便是廖财在惊呼:“哎呀,我的玉杯……”

原来是在转身的时候而一不小心碰碎了酒杯,适才根本没有提防啊!

无咎看着地上的酒杯碎屑,意外道:“廖兄,我说了不善饮酒……”

廖财兀自惋惜道:“先生既不领情,又何必成心摔我玉杯?要知道此乃南陵美玉精制而成,为我此番外出购得,一只便价值百金……”

谁要成心摔你的玉杯,还价值百金?我说了不善饮酒,还如此这般,真应了那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无咎瞠目诧然:“廖兄,有话说清楚啊……”

………………

ps:新书冲榜,需要点击、票票、收藏的支持,希望大家在不忙的时候,多踩踩!

更新与原来的时间一样,中午12点30分,若是两更,就在晚上七八点钟。

《寻仙道》 第九章 同道中人 免费试读

第九章同道中人

感谢:书友2599126、aa790270929、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新书上榜了,求大家多多点击、票票支持!

………………

夜色中,小船顺流而去。

而才将轻松下来的无咎,却在猛然间心头一紧。少顷,他拖着水淋淋的身子爬了起来。

小船不过两丈多长,当间罩着一截船篷。船头挂着白纸灯笼,还有一道身影负手而立。借着朦胧的夜色,以及灯笼的光亮看去,那年轻人的模样与飘逸的长袍,不是如意坊所见的木申先生又是谁。而除了彼此之外,船上竟然再无第三人。

真是难以置信,怎会上了这样的一条船呢?而那人夜半出航,又去何方?

不过,本公子绝非奴才,也非记账的先生。而事已至此,总不能再跳回水中……

无咎愕然片刻,脸上挤出笑容,拱了拱手道:“在下无咎,乃游学在外的一介书生!阴差阳错之下落入算计,这才被迫逃离如意坊……”他缓了缓,尴尬又道:“多有相扰……木申先生见谅则个,呵呵!”

“哦……原来如此!”

木申恍然点头,却未作计较,转身坐了下去,扬声招呼道:“相请不如偶遇,共渡才是有缘。无兄弟,还请船头叙话……”

无咎稍稍迟疑,应了一声,伸手拧着衣袍上的水,拎着包裹,俯身穿过船篷。

小船无人驾驭,却也漂流平稳。而奇怪的是,船上竟然无桨无橹。

无咎来到船头坐下,顿时觉着清风拂面,倍感凉爽。他将包裹放在身旁,扯开领口,挽起袖子,故作镇定道:“星夜航渡,别有雅趣,呵呵……”

毕竟是人在船上,形同寄人篱下,趁机讨好几句而熟络一二,才不失为人处世的本分。

不过,中天一轮明月洒着清辉,根本见不到几颗星星。

无咎讪讪笑着,抬眼看向身旁,忽而一激灵,莫名其妙打了个寒战。

那位船主兀自端坐,恰好侧首看来,而一张脸皮煞白,竟然毫无血色。尤其他眉宇间似乎透着淡淡的阴柔之气,平添几分妖冶。再有那神色不明的眼光,以及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由得叫人心神慌乱,无所适从。且彼此相隔咫尺,根本无从躲避。

“呵呵……”

无咎低下头干笑了两声,转而又佯作无事般地看向别处:“木申先生,要去何方?”

河面闪动着粼粼的波光,漂流中的小船安稳平静。易水两岸,幽暗朦胧。偶尔几声夜枭的嘶鸣从远处传来,给这方夜色更添几分莫测的诡异。

木申淡淡答道:“南方……”

废话,本公子也知道易水流向南方。

无咎怕自己没说清楚,接着问道:“尚不知……先生在何处靠岸……”他话音未落,话语声随之响起:“天明靠岸,到时便知。”

嗯,真是言简意赅!

这位所谓的先生,在如意坊的时候,倒是谈笑风生,此时却变得矜持起来。

无咎只得回过头来,还想多问几句,却见端坐中的对方已是双目微阖,根本不愿搭理人的模样。他自讨没趣,悄悄咧了咧嘴,随即靠着船舱,伸直了双腿,倚着包裹,默默出神。

此处距灵霞山,远着呢。眼下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至于能否摆脱某些人的眷顾,天晓得。所幸还有紫烟仙子,她便如明月般指引着方向,嘿嘿……

只是杏儿、枣儿那两个女孩子令人惋惜,唉……

无咎的眼皮渐渐打架,慢慢瞌睡。他接连赶了几日的路,再加上今晚担惊受怕,此时安顿下来,又困又累……

不知不觉中,风声乍起。且所在晃晃悠悠,恍如人在云端而飘忽不定。

无咎从瞌睡中睁开双眼,神色微愕。

天上的明月消失了,层层雾霭横卷而来。小船犹在前行,却快如离弦之箭。此时已看不见河面,只有不断的风声裹着云雾呼啸而过……

无咎坐起来,又是一怔。

船头的白灯笼在微微摇晃,而那位木申先生端坐不动,只是他的手中却多了把熟悉的短剑,正举在眼前好奇端详。

无咎这才发觉身旁空空,急忙伸手抓过包裹,不满道:“木申先生,非礼勿动……”

木申闻声一笑,说道:“此剑状似法器,却又形同凡物……”或许他看不出名堂,眼光一瞥,随手将短剑一丢,又道:“无老弟,莫非你是修仙之人?”

无咎接过短剑,便要塞回包裹,像是不放心,转而悄悄揣到怀中,随即有些意外。修仙之人?除了先生、奴才与贼人之外,想不到本公子又多了身份。他念头一转,随声应道:“啊……然也!”

木申忽而多了份兴趣,两眼中精光一闪,接着问道:“老弟境界如何,神通怎样,又擅长哪一种法门?”

短剑不过一尺来长,揣入怀中腋下倒也使得。这就叫吃一堑长一智,以免身边的这位再动手动脚。而他的问话有些名堂,好像深谙此道!

无咎有些心虚,支吾着说道:“今岁开春,才将入手尝试,眼下尚未入门,正有心寻仙访道,咳咳……”他生怕露馅,不敢多说,转而询问:“先生……该是道中高人?”

木申高深莫测般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释怀笑了笑,洒然道:“我不过初窥门径罢了,不值一提。看来老弟却是有心仙道,而无缘入门。不过,你我算是同道中人……”

无咎忙摆手谦逊道:“呵呵,不敢当、不敢当……”

“轰——”

恰于此时,一声轻微的闷响传来,像是撞到了什么,震得小船猛地抖动了下。

无咎没有防备,差点摔了出去,忙两手撑着甲板,并于慌乱中抬头看去。

这是一处僻静的浅滩,四周草木幽深。朦胧的晨光下,淡淡的雾霭随风飘荡。应是黎明时分,小船靠岸了。而之前不过是打了个瞌睡而已,转眼间置身异地……

无咎抓着包裹站起身来,惊讶道:“木先生,此处是何所在?”

木申并未忙着答话,而是挥动长袖。与之刹那,整个小船有光芒一闪即逝。他又抬手一抓,竟然虚空抓出一张兽皮来,随即飘然下了小船,含笑说道:“你我不必见外,以道友称呼即可。此处有名,大泽万魂谷……”其离开的瞬间,身后的白纸灯笼随之熄灭。

无咎愣在船头,心念急转。

道友的称呼不错,至少比起先生两个字要来得顺耳一些。而万魂谷又是什么地方,从没听说过。至于所谓的大泽,记得祁散人所赠的图上有过标注,乃是风华谷以南两、三百里外的一个地方。着实叫人难以置信,小小的船儿,竟然顺着易水,一夜飞驰数百里。

果不其然,真的遇上了一位修仙的高手。而那兽皮不再陌生,乃是修道者的符箓之术,被施加于小船之上,这才乘夜飞遁而神异非常。自己却是毫不知晓,便稀里糊涂来到此处,若是对方心存不轨,只怕悔之晚矣……

“无道友,何不上岸?”

木申并未离去,而是立足岸边转身等待。他见无咎犹在神色迟疑,善解人意又道:“你若是要独自赶路,悉听尊便。而此处百里之内少见人烟,倒不如同行……”

小船无桨无橹,根本驾驭不得。若不上岸,又能如何?

无咎磨磨蹭蹭下了船,左右张望着问道:“此处荒无人烟,尚不知先生……呵呵,该称呼道友才是,又所欲为何呀?”

木申早有所料般笑了笑,转身往前走去,口中说道:“既为同道中人,则无须隐瞒。我要前往灵霞山,只能设法赚取盘缠……”

灵霞山?没听错吧,竟然有人要去灵霞山。

无咎顿时精神一振,禁不住跟了过去,听木申接着说道:“灵霞山,乃众所向往之地,怎奈路途遥远,且有大泽、荒漠的阻拦,若非借助传送阵法,极难穿越天险。而借道于传送阵,则所耗颇巨。我只得来往于千里之内的几个镇子,竭力赚取金银。道友应该问了,何必要周旋于青楼妓院之间……”

木申说到此处,回头一瞥。

无咎急忙奉上笑脸而虚心聆听的模样,心里却在暗忖不已。谁管你如何风流,本公子只对传送阵有些好奇。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与前往灵霞山有关系吗?

木申继续说道:“众所周知,青楼妓院乃是有名的奢华**之地。而我恰好精通双修之术,消遣之余,还能赚取金银,如此一举两得,又何而不为呢……”

什么双修之术,听起来很唬人,不就是男女交*媾之道吗,这玩意儿在都城的王公贵族之间很是流行,却没见有几个得道成仙的。

无咎也不吭声,默默跟随。

木申边说边走,忽而停转问道:“如今我已万事俱备,只待动身远行,道友是否愿意结伴,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太愿意了!

且不管这位木申道友的为人如何,他的话倒是与祁散人如出一辙,那就是灵霞山之行艰险重重。既然有人带路,谁又肯错过这大好的机缘呢!

无咎连连点头,举手笑道:“既然盛情相邀,恭敬不如从命!”

木申也是轻松一笑,抬手示意道:“且去我的洞府取了金银,即日便可动身!”言罢,他大袖一甩而举步往前。

山谷愈发幽深,古木茂盛,遮天蔽日。一炷香之后,似乎来到了山谷的尽头。前方背阴的山坡上,有丈余高的洞口隐隐约约。

木申径自走向洞口,并扬声道:“贵客登门,蓬荜生辉……”

无咎随后跟来,不忘东张西望。

山谷甚为幽静,便是鸟兽也见不到一只。本该潮湿闷热的季节,却有阵阵的阴凉从四面八方袭来。尤其是到了洞口的附近,那种莫名的阴寒愈发浓重!

“道友,这边请……”

无咎暗自忐忑,又听招呼声传来,只得分开过人高的野草,并爬上山坡,好不容易来到了洞口前。他见木申正在含笑等待,忽而心头一哆嗦,故作从容道:“如此曲径通幽,必有洞天福地。道友真乃游戏风尘的隐士高人,呵呵……”其话虽如此,却暗暗啐了一口。

这般违心做作,是不是很**?而将求于人,则先下之。本公子乃凡人一个,又岂能免俗呢!

不过,此处野草疯长,哪里有半点神仙洞府的样子。且洞内阴暗,寒气逼人……

无咎才将走进山洞,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便忽然觉得周身一紧,随即两脚离地,直直往前飞去,接着“扑通”倒地,继而身后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

ps:点击、投票,别忘记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