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叶青青原随风的小说[一只竹叶青]免费试读

编辑:捧着风的少女 2019-03-16 07:33:56

主角叫叶青青原随风的小说[一只竹叶青]免费试读

《一只竹叶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只竹叶青 即可阅读全文

《一只竹叶青》小说简介

《一只竹叶青》这本书还是很合我口味的,不像现在大多数网文一样内容空洞、贫乏,千篇一律,还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格局的,猫腻的水平还是值得肯定。独家小说《一只竹叶青》是闰八月的熊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青青,内容主要讲述:地上的少女轻轻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有点缓慢的慢慢坐了起来,似乎还有些不大能接受现在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对着已经出来的太阳,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女,慢慢的举起了手,迎着太阳,看到的是那白皙到有点透明的能看清青。小说主人公是叶青青原随风的小说是《一只竹叶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闰八月的熊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情结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叶青青,妖后转世,沦为一只竹叶青。原随风,落难魔王,变成失明的凡人之子。这样的两人相遇了,又会谱出怎样的爱情故事? 前期直率强悍后期脑力担当的女主x前期内心吐槽实力弱暴后期疯狂崛起的傲

精彩章节试读:

叶青青是一条蛇,一条很漂亮的竹叶青。

叶青青一开始没有名字,她只是一条为了躲雨而不得不蜷缩在叶子底下,结果睡着了的普通小蛇。

可是再普通的小蛇,在被妖君捡到并圈养起来之后,她也变得不再普通了。更何况,妖君为她起了名字,虽然不是多么的好听,可是叶青青喜欢自己的名字,就像喜欢妖君一样的喜欢。

妖君其实还不算妖君,因为妖君今年才三百岁,按照妖族的年龄来说,妖君其实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奶娃娃,而就像现在已经两岁的叶青青,在普通蛇里其实已经可以算作是一位妙龄少女了。

可是妖君是这一任妖界之主尧帝的孙子,也是尧帝陛下仅剩的唯一一条血脉,所以妖君很讨厌被人称呼为太孙殿下,更不喜欢被直呼自己的姓名。久而久之,妖君就只是妖君,名字太久没人提起以后,很多人或者说很多妖也就忘了妖君的名字。

妖君其实是个性格暴虐的人,妖界的人特别是妖君的流云殿里的人都特别害怕他。但,唯一温柔的,就是妖君对蛇有着一种特殊的偏爱。只要是绿色系的蛇,不管是翠绿还是青色或是什么其他的绿色,妖君都会弄上一条,饲养在自己的灵兽园里。

这一点让妖界的许多妖迷惑不解,像这样单独一种颜色,又没有灵智的灵兽不过只是最低等的灵兽罢了。更何况像妖君这样在灵兽园还天天灵食灵药的这样伺候着,甚至比对高级的灵兽们还尽心的照顾着,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一种行为。

但叶青青很开心,也很喜欢妖君对自己的照顾。她只是一条普通的蛇,本来在那次的叶下发现之后是要被弄死的,但是妖君说他院子里没有像叶青青这样的蛇,才让叶青青死里逃生。

其实也难怪,妖君园子里的蛇虽然都是没有灵智的低等灵兽,可是为了投妖君的喜好,妖族送来的全是六界里血统高贵赫赫有名的蛇。像竹叶青这样,只是在人界有着一点小名声的普通蛇类,根本就不可能会被送到园子里去。

而叶青青更是幸运,也许是因为她的颜色是最为纯正的青色,妖君没有选择将她放在灵兽园,而是自己亲自照顾。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还有了专门伺候自己的仆人,过上了有灵食吃有灵水用的米虫生活。

妖君所在的流云殿不知道有多少妖仆对此疑惑不解,但妖君仍是对叶卷卷宠爱不已,不但经常亲自喂食,偶尔还会帮叶青青洗澡。

最常见的就是,妖君时常会看着叶青青发呆,每当这个时候,暴虐的妖君总是会难得的好说话。因此,叶青青很快就成为了流云殿的心头肉,妖仆们也不敢在暗地里讨论她的低微出身了。

这天,叶青青在吃过流云殿里的仆人送来的高级灵食之后,就开始慢慢悠悠的游到了灵兽园,懒洋洋的挂在树枝上晒着太阳,连那琥珀色的瞳仁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妖君怕叶青青在这流云殿闷的厉害,特别吩咐殿里的人,如果叶青青想要外出的话,就将灵兽园这灵气最为充足,地盘也最大的地方,划给叶青青专门玩耍用。

因此,叶青青只是挂在这里晒个太阳,底下都有好几个妖仆看着她,深怕妖君的心头肉在看不见的地方出了什么意外。

但没过多久,远处的属于通天地蟒的区域却开始躁动起来。叶青青漫不经心的略抬起了自己的头,发现那里距离自己的地盘还有几里路远之后,就心大的趴下去继续晒太阳了。

通天地蟒的领域里,几条体型硕大的蟒蛇正在互相交缠搏斗着。

因为妖君喜欢唯一,所以每一种的蛇其实在灵兽园里都最多是各种一条罢了,但在这里地上纠缠着的却有七八条不同的蟒蛇。本着担心蛇类繁衍期会产生躁动,所以每天的灵食里其实都掺有抑制发情期到来的灵药。所以,看着这几条依旧扭打的不亦乐乎的几条蟒蛇,灵兽园里的仆从都有些无措。

这时,一个年级稍显大一点的老妖仆突然一拍脑门“对了!差点忘了,他们这是开了灵智了,这是在互相抢夺修炼的资源!快!快去禀报妖君!”几只妖慌慌张张的一路冲出了灵兽园,急急忙忙向着妖皇殿去了。

叶青青好奇的看着忙乱的人群,心里却有了自己的思量。

其实叶青青被妖君圈养了也有段时间了,之前的叶青青真的就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蛇,没有想法没有思考只存在本能的动物。

可是在流云殿的这段时间以来,每天叶青青都能享受到高级灵食的喂养,甚至因为叶青青真的是一条漂亮的蛇,而且也比其他血统高傲喜欢打架闹事的蛇来的好照顾一些。所以除了流云殿的特殊照顾之外,灵兽园里的仆从还会为了讨好妖君,偏心的多给叶青青喂食其他的灵力充足的食物。

就连叶青青现在所霸占的这棵树,都是灵兽园一半为了讨好妖君,一半是偏心叶青青所特意准备的蓝翎树。蓝翎树即使是在灵兽园里,也不过就那么一棵,挂在上面,能够更好的吸收灵气,所以这些日常中的特殊照顾对于叶卷卷的修行其实是很有益的。

叶青青每天所吸收的灵力一点都不少,早在不久之前就已经开了灵智。

可是她知道,妖君不是很喜欢有了灵智的蛇,所以一直都显得懒洋洋的小心的掩藏自己。

开了灵智还可以隐藏,她只要装的呆一些,就可以从那些本就偏心于她的仆从面前蒙混过去了。

可是随着叶青青灵智的开启,妖族的天赋中其实就已经蕴含着了修习之法,她早就已经可以开始修炼了。但她不敢赌,因为一旦开始修炼了,那她周身所带的灵力就绝对掩藏不住了。

一是因为会离开流云殿之后,就再没有这样好的修炼场所和悉心照料的仆从,二是因为离开妖君就是叶卷卷最大的不舍和恐慌了。

所以,她忍住了修炼的诱惑,老老实实的装作一条没有开过灵智的蛇,但即使是这样,在叶青青慵懒的度过一年之后,她发现自己身上自己出现了细微的灵力!

叶青青开始恐慌了,她不知道被发现自己不但开了灵智而且还开始修行的下场是什么。

但现在,那条通天地蟒既然也已经开了灵智,甚至那一群蛇都开始抢夺修炼资源了。那么现在只要妖君来了,自己就可以先知道到底会怎么处理了。

叶青青有些激动的轻微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尖,但表面上仍旧是懒洋洋的挂在树枝上晒着太阳睡午觉,心底里却开始默默的估算妖君多久才会抵达灵兽园了。

《一只竹叶青》 9 婚礼进行时 免费试读

地上的少女轻轻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有点缓慢的慢慢坐了起来,似乎还有些不大能接受现在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对着已经出来的太阳,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女,慢慢的举起了手,迎着太阳,看到的是那白皙到有点透明的能看清青色血管的人的手掌。

叶青青有些呆滞,她想回头找找自己身后的尾巴,发现尾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两条纤细修长的腿,她迟疑的用手触碰了一下,温热的,带有血液流动的感觉。是自己的身体,自己变成人了?!叶青青喜出望外,简直都不能自已。

远处,妖皇宫响起了礼炮声,是妖君的婚礼要开始了。

叶青青一慌,快,要快,自己要去告诉妖君,自己一直以来对他的心思。顿时,顾不得自己现在身无一物的自然状态,就急急的呼唤起附近的妖仆起来。

听到叶青青的声音,匆匆赶来的妖仆,在看到这个刚刚化形的少女之后,都呆住了。叶青青的眉眼和妖君有六分相似,却又更加柔和,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特质,平白的竟比那妖界第一美人的妖君还要好看。

叶青青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呆滞,有点着急的她,忙乱的穿着刚刚妖仆送来的衣服,甚至都还没有来的及打量自己化形后的样子。

看着和衣服纠结的,都快要急哭了的叶青青,那些呆住的妖仆赶忙上前来帮忙。在妖仆的帮助下,换好衣服穿好鞋子之后,甚至来不及梳理一下自己的头发,就这样披头散发的叶青青,就连声的催着妖仆快将自己带到流云殿去。

妖仆们有些迟疑,毕竟今日是妖君的大婚之日,叶青青这样莽撞的去寻妖君,恐怕会多生事端,到时如果婚礼出现了什么意外,只怕自己这条小命就不保了。

叶青青看着周围站着的妖仆们都迟疑的不敢动弹,心里一凉。咬咬牙,也不和他们多说的,自己夺过自己专用的那辆马车,自行冲向了妖皇宫。身后的妖仆一时阻挡不及,就这样看着她冲出了灵兽园,身后的几个妖仆连忙慌乱起来,赶忙派人去通知流云殿的总管。

叶青青一路疾行的往流云殿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生出的一股勇气,催着她这样不顾一切。看着越来越近的妖皇宫,叶青青心中有点揣揣不安。

————

大礼当天的一早,天刚蒙蒙亮。辉夜阁里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早早起身的鹿九娘,就在小安的服侍下,对着镜子梳洗打扮。在盘好了复杂的发饰,带好了头上的珠翠之后,又开始细密的扑粉上妆。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鹿九娘才换上了自己的凤冠霞帔,任由身后的小安,一点点仔细的打理好这件繁复精致的嫁衣之后,这才取来自己的盖头,小心地覆在头上。

等到一切都打点好之后,鹿九娘才难掩激动的坐在了自己的床榻上,等着吉时妖君前来迎娶。一旁的小安,看着今天格外美丽动人的鹿九娘,心中也感慨万分。看着时间似乎还尚早,小声的询问鹿九娘,说:“小姐,现在似乎还要好一会儿等呢。你今天一早起来到现在,还滴水未进,要不要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

鹿九娘犹豫了一下,毕竟皇族的婚礼都十分繁复,如果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吃的话,恐怕这一天真的会撑不住。但现在自己已经上好了妆,这样重的头饰和衣服,即使吃东西也不太方便,说不准还会弄脏了东西,平白的生出意外。

小安听自己问话后就迟迟不答的鹿九娘,自己稍微想了一下,有点明悟到鹿九娘的心思。于是再次小声的开口说:“小姐,我今儿一大早,就已经命人煮好了参汤,你可以先稍微的喝点参汤。还有些不容易弄脏衣服的糕点,我也命厨房备了一些,一会用手帕包了,放在轿撵的空格里。”

鹿九娘这才在盖头里微微点了点头,小安见状,赶忙吩咐众人准备。

用过参汤之后不过两盏茶的功夫,外面就有人回禀,妖君带着轿撵来迎亲了。鹿九娘从床榻上站起,摆出了自己最严谨的姿态,就着小安的搀扶,走出了辉夜阁。

门外,妖君正下马等待着自己的新娘,看着一身嫁衣被搀扶着出来的鹿九娘时,说不出来的心里有什么感受,只是突然有点‘啊,这就是我的妻子了’的感悟。看着似乎行走的极为不便的鹿九娘,一个忍不住,还是上前在另一侧搀扶着她上了轿撵。

待到确认鹿九娘似乎在轿撵中坐稳了之后,妖君才一个翻身上了马,礼仗队放了七声响炮之后,迎亲的队伍才浩浩荡荡的向着妖皇宫出发了。在迎亲的队伍后面,则是长长的挑着嫁妆的送亲队伍,堪称十里红妆了。

附近居住的普通群众也都围观着这难得一见的妖界盛事,不时对此啧啧称奇,感叹着这一对般配的金童玉女。而妖皇宫为了这次婚礼,也特意下旨,妖界众人狂欢三日,一时间这场婚礼的盛况席卷了整个妖界。

等到队伍到了妖皇宫之后,又连放了七个双响的礼炮之后,这才将一对新人送往流云殿准备成婚事宜。

被妖君搀扶着走下轿撵的鹿九娘有些羞涩,但还是大大方方的随着妖君特意放慢的步子,走向了早就已经布置妥帖了的大堂。在三叩首过妖神之后,鹿九娘听从着身前喜娘的安排,跪拜祭祖,跨过火盆。

最后,在叩拜过妖皇陛下之后,只要再夫妻相拜,就能完成全套跪拜礼了。

站立了一上午,有些被凤冠压得脖子疼的鹿九娘,一直都不敢怠慢的,一丝不苟的完成着监礼官的指令,现下知道快要结束之后,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仍是认真的挺直腰杆,准备行礼的时候,却听到殿外传来了一声年轻女子的喊叫声。

顿时整个礼堂都静默了下来,观礼的众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鹿九娘也有些不安起来,她想开口问询,但是婚礼行拜之时,新娘是不能开口说话的。正当礼堂里的骚动越来越大,甚至连妖皇的脸色都有些不虞了,这时,妖君动了。

他放下手上牵着的红绳,径直走到礼堂门口,有些迟疑却又确定的开口:“青青?”随着他的这一句问话,鹿九娘突然觉得从很久前就开始雀跃不已的心,突然有些凉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