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泣雨如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怜月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干净的像风 2019-03-16 07:41:23

[泣雨如歌]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怜月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泣雨如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泣雨如歌 即可阅读全文

《泣雨如歌》小说简介

《泣雨如歌》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主角叫怜月的小说叫《泣雨如歌》,是作者墨翼鸢创作的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自从永夜之战结束,六天魔王伏诛于浮屠宫中,大陆上的人们,终于过上了没有魔的日子,这一过,便是五百年.....自这场大战之后,各种传说在大陆上流传——有的说,那一次大战,多亏了青阳城的少城主,是他,带着。《泣雨如歌》是由作者墨翼鸢著作的玄幻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泣雨如歌》精彩节选:某网文作者: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语文一定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料定你......没看懂本座的书名吧?读者:你语文才是体育老师教的呢?你们全家都是体育老师!某网文作者:少年,来来来,听本座给你讲讲,我这书

精彩章节试读:

魔的阴影已经笼罩了大陆,随着魔王出世,万妖开始萌动,大陆上,已经有了各种不祥的预兆,魔正在召集祂的使徒,来收割凡人的性命,但大陆上的人们,却还浑然不觉.....

..........

薛宅,宽阔的宅院当中,一颗玉兰正开的芬芳,洁白如玉的花朵,犹如处子一般,圣洁、矜持。花香满园,整个后院暗香浮动,丝丝缕缕的甜香,充斥了整个院落。

玉兰的枝桠,映在书房的白宣门上,疏疏落落,说不出的好看,白宣门内里面隐约传来有一男一女人说话的声音。

“哎,你说,今天老爷子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想把这城主之位,以后传给......”是阿柔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了几分的埋怨与猜嫉。

“谁知道啊!你说也是,怎么咱们也是按爹教的牧心法练的,他也是按那个练的,咱们比他多练了这么多年,怎么到最后反而咱们还不如他呢?”文轩的声音响起,他嘴中含含混混的,随即便听到了也”叮“的一声,扣茶碗的声响。

“哼!”阿柔冷哼了一声,语气中带了不屑,她微微一停顿,又才冷冷的说道:“这还用说吗?你也这么大的人了,这还不明白吗?”

文轩思索了片刻,才有接着说道:“那是怎么回事呢?按说......我跟他确实都是这么练的啊,宝义那两下子还是我教的呢,”他压低了声音,沉声道:“我还故意少教了他一些呢?”说完,文轩似乎有些得意,呵呵轻笑了两声。

“哼.....你可真是个木头脑袋,死呆瓜!”阿柔一听他这么说,不禁冷笑道,“你能教他,你咱爹就不能教他了?再者说了,要是咱爹,其实本来就教给咱们的不对,而只是将正确的教给了宝义呢?”

“嗯,”文轩略一沉吟,接着说道,“也有这个可能,都说天下老的爱小的,你说我爹也是,我娘死了才几年他就续了弦,还美其名曰,给薛家多留血脉,增加人丁,真是.......哎,那么大岁数了,我都难以启齿!”

“就是啊,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看老爷子那意思,是不是,想把这城主之位传给........”说道这,她压低了声音,“这个事咱们还要从长记忆,何况祖训上也没有说,城主之位必须是长子继承。不过,我听说咱们的家有一块宝玉,是历代城主的信物,持玉者便是城主。”

“这个我知道,”文轩略一沉吟,接着说道,“不过这块玉,在五百年之前永夜之战时已经碎了,如今剩的半块,听说是已经被魔的气息所污染,家中有先人曾经有想用这剩下的玉片修炼,可后来走火入魔,差点铸成大错,所以,这玉早被封印在了玄铁匣中,又加上了几道封印,拿过来也没有用啊?”他一面说着,一面摇了摇头。

“你可真是个呆瓜!”阿柔一面说着,一面用手用力的点了一下丈夫的头,接着说道,“你这个呆瓜,咱们来个暗度陈仓,奉天承运,到时候要是祂......”说着,她向上指了指,沉声说道,“要是祂老人家的意思,咱爹......就是不想传给你也要传给你啊!”

文轩一听,嘴角微微一挑,会意的点点头,说道,“嗯,好主意,夫人真乃女中诸葛!”文轩伸出大拇指赞道。

阿柔娇笑了两声,骂了句死鬼,便在丈夫的耳边,悉悉索索的耳语起来。

门内依旧黑的深沉,里面没有光,只有悉悉索索的咬耳朵的声音,至于说了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夜色黑的张狂,厚厚的云笼了上来,苍穹之上便如泼墨般的黑,天空中的星月都被厚云掩住了,早春的冷风微微拂动,无声息的拨动着人的心弦。

文轩和阿柔在没有灯光的屋内,说着见不得光的话,完全没有注意到,白宣门上一个巨大的黑影,一闪即过。

这一条巨大的黑影,身上,清晰可见一片片的泛着冷光的鳞甲,犹如战士身上的铠甲一般,泛着金属般的冷光,身体两侧的细密的足,如一波一波的海浪一般,此起彼伏。这一只通体暗红色的巨大蜈蚣,在院内悄无声息的爬来爬去,头上的两根触角,如同风中摇摆的树枝一般,轻轻点触着地面,似乎在不断的寻找着什么东西。

夜色更加的深沉了,天空中蒙蒙的雨丝,斜斜的落下,如同一条条的丝线,无声无息的洒落,濡湿了屋顶、路面路,片刻,房檐下便滴滴答答的落了雨水,如断了线的珠帘。细密的雨在早春的夜晚,细密的洒落风更显的湿冷。薛宅上下早已都睡了觉,就连门房的看门者,也因为天气湿冷,抱着被子,烤着火倚着墙壁打盹,此时,天地之间,除了细雨的莎莎声,和天边偶尔滚过的迟滞的闷雷,再也听不到半点声响。

“梆,梆,梆。”就连打更的更棒声,在这样的静谧夜里也显的有些突兀。

夜是这样的静谧,忽然,两个人影一闪,这两人身影鬼鬼祟祟的,左右望望,出了门,这人一个是体型微胖的高大身形,一个是身形婀娜的那人形态,都穿着夜行衣,一头冲进蒙蒙细雨中,两人一前一后在墙根下急匆匆点足掠去,一直往后山祠堂的方向掠了过去。

“天不作为,我作为,咱们就来个奉天承运......”

这正是夜行打扮的文轩和阿柔,他们急匆匆的朝着后山的方向掠去,春日湿冷的风吹拂衣襟,黑色的夜行衣在风里猎猎飞扬,如一面黑色的旗子。

两人穿过一重又一重的月洞门,转眼来到了后山,后山更加的清幽,若在白日,那些苍翠欲滴的松柏绿的灼人眼眸,夜晚看去,只见一片漆黑成团,间或整齐的林立只有大理石的墓碑,发着隐隐的白光,有秩序的依次排开,场面甚是宏伟。

“终于到了,晚上来这还有些瘆得慌呢。”体型微胖的男人说道。

“别说了,快想办法进去吧,怪冷的。”阿柔催促着。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冷风吹的,阿柔一面打着冷战,一面抱了抱肩头,细弱的手,拂过身体,安抚着已经起了鸡皮疙瘩的皮肤。

祠堂的门柱两边,是白漆挽联,在白沙灯的照耀下发出明灭不定的微光,蒙蒙细雨无声息的洒落,只有微弱的莎莎之声,天地之间更显得萧寂,这微弱的雨声中,似乎有细微的“卡啦、卡啦”的声响,如同战士身上的铠甲微微碰撞声,夹杂在细雨声中。

文轩忽然耳廓微动,瞳孔猛然一缩,身子点足而起,拉开了架势,朝四面看了下,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四下一片萧寂,半个人影都没有。

“干嘛啊死鬼!一惊一乍的!”阿柔见他忽然间跃起,下了一跳,见四周没有人,便一面拍着心口,一面沉声骂道,“别自己吓自己,没事也被你吓出事。”

文轩见到原来左右没有异常,不禁摇摇头,自嘲一声,“看来,做贼心虚这句话还真有道理,还没怎么样,自己先草木皆兵了。”

《泣雨如歌》 第一章 出离(一) 免费试读

自从永夜之战结束,六天魔王伏诛于浮屠宫中,大陆上的人们,终于过上了没有魔的日子,这一过,便是五百年.....

自这场大战之后,各种传说在大陆上流传——有的说,那一次大战,多亏了青阳城的少城主,是他,带着青阳城的玉萼符玦,将魔消灭。有的说,是降魔人一人之力将魔战败,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有的说,不对、不对,是降魔人将魔带来了这个世上,若是没有降魔人,也就没有魔......

就在各种流言中,这一片大陆平静的过了五百年,五百年的时间足够长,长的可以让人淡忘许多事。

......

夜色深沉,如同浓墨泼洒一般的黑,天空中点点寒星闪烁着雪亮的光,如同一颗颗银星钉在黑色的幕布上。这些星辰之中,其中一个隐晦不明,隐隐的发着暗红色,猛然之间,这颗星辰,忽然显出了耀眼的赤红,随即这颗星便如流火一般朝极地方向撤去!

“不好了!不好了!天狼星泛赤,魔要出世了!”一声急切、而苍老的声音由一座宅院中炸响。

青阳城,一座气派的宅院巍峨耸立,羊角风灯高高悬挂在大门的两侧,照亮了大门正上悬挂的鎏金匾额,匾额上面的字苍劲有力,写着大大的——薛府。风灯在春日的冷风中摇摇摆摆,隐约照出宅院内的楼台檐牙,峥嵘嶙峋。

“不好了!天狼星泛赤,魔要出世了!”

随着这一声苍老的声音,在宅院中炸响,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和什么东西倒地之后的嘈杂声,紧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拍门的声音。

......半晌,屋内没有人应声。

“快起来,快起来!魔要出世了!”一个银发如雪的老人,披发赤足的老者,一只手正用力的拍打着门,另一只手上拿着一盏七星琉璃灯,这盏灯如同一颗有七个分支的花树一般,每一个分支的顶端都有一盏琉璃状的花苞。

良久,传来了一声含糊的男声,“爹,这么晚了,这魔也得睡觉啊,您别闹了,您都说了多少回了,可哪一次是真的?”

“这次不一样了,这次魔真的要出世了,咱们薛家作为护玉一族,有责任来匡扶正义.....”老者郑重的说道,他负手而立,信步走到了院中,身披月光,宛如仙人一般,“既然魔已经出世,我们薛家......”

老者正说到兴头上,却听到身后一阵呼噜声响起。

老者闻声转过身,看着屋内,无奈的摇摇头,微微叹了口气,“哎,自从永夜之战之后,六天魔王伏诛,咱们薛家在大陆上的名望、地位,每况愈下,如今魔王在世,正好通过这个机会,薛家一振名望!”说道最后,老者眼中闪着熠熠的光彩。

翌日。

薛府今日相当的肃静,下人们都各行其是、规规矩矩的忙着自己的活计,丝毫不敢有嬉笑打闹,但也有的交头接耳的说上两句,虽然听不见说什么,但也能从他们说话中眉目表情,可以看出来一些端倪。

在下人们小声嘀咕、与眉目传情中,似乎能推测出,他们说的,定然不是什么好话,也定然不是,多庄重的话。只见一个汉子圆头圆脑,身材半截黑塔一般,他一面朝身边的人小声嘀咕,一面脸上满是鄙夷与嘲笑的,用下巴朝一个方向点去,与他一同说话的丫头便会意的笑笑,就如同听了笑话一般。

整个宅院都萦绕着淡淡香火气息,丝丝缕缕的烟,如一缕缕淡青色的纱幕一般,这缕缕青烟,从薛宅靠着后山的一座幽静别院中飘出。

与前院的热闹相比后院显得更加的清幽,利落小巧的一个别院,收拾的干净利索,东西摆放的停当整齐,整个后院都是少爷的书僮云儿打扫。

这里是薛府的祠堂。

“拜......”随着一声苍老的声音悠长响起,银发老者身后的一男一女,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在别院正堂,深深叩首,按照上古的步骤,朝着祠堂内一排排的牌位振臂而拜。

院中,紫金香炉中,如山的香火燃的正旺,浓烟熏得人有些睁不开眼,老者神色肃穆,一丝不苟的叩拜,他身后的一男一女叩拜间隙,相互对视,脸上微微有些无奈。

老者,银发银须,面目苍老,然而精神去异常的矍铄,他就是如今青阳城的城主薛袁浩。下面这一男一女,这中年男子,身材微胖,颌下微须,面上总有自得之意,这便是薛袁浩的儿子薛文轩,那中年女子,肤白胜雪,虽上了几分的年纪,却也仍能看出年轻是面目应该是颇为俏丽,这便是老者儿媳妇刘氏。

旁边的跪着的少年,眉目清秀,面目俊朗,双瞳冷澈宛如中秋皓月,这正是薛袁浩的次子薛宝义。

“一早上了,什么时候是个头。”老者身后的女子,四十许的年纪,微微有些发福,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朝身边的男子抱怨着。

“我也不想啊......”旁边的男子满脸也是满脸无奈,用唇与说着。

然而,他们旁边跪少年,却满脸郑重,一丝不苟的,按照上古仪式祭拜着。

礼拜完毕,老者拂袖转身,这两人都敛目凝神,现出了一副庄重的神情。

今日,这几人都穿的十分的肃穆、庄重,一律丝屡白袍,在他们头顶上面,是一排一排的仙人牌位,这些牌位紫檀木打造,雕刻的极其精致,上面鎏金写着每位先人的名号。

每一层,都是放的是每一代亡者的牌位,自上而下,城主夫妻放中间,两边以夫妻为一组,依次摆开。这些牌位自上而下第三排最多,自从城主位置上是只有封号没有名字的那位哼著之后,人丁骤然减少。

牌位下面,是按照与牌位次序相同的小格子,每一个格子中都有一个极其精致的玉石小罐,里面放的是这些逝者的骨灰,这一字排开的方格中,正中位置有一个却是空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