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不灭帝尊]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韩箫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树瑶风 2019-03-16 10:27:01

[不灭帝尊]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韩箫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不灭帝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不灭帝尊 即可阅读全文

《不灭帝尊》小说简介

《不灭帝尊》文笔流畅,剧情紧凑,内容有趣,总会有些段落看了不禁哑然一笑,让人看了就一直停不下来,非常好看的一本书,作者也努力,基本一天三更,可以推荐,就我个人喜欢而言给五分不算多!!。主人公叫韩箫的小说叫做《不灭帝尊》,本小说的作者是我吃大喇叭创作的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六章绝望的局面“黄峰!又是你,来得正好,看来上次我就不该放过你!哼!”韩灵儿柳眉陡然一竖,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一脸痞相的黄峰,哼道。“嘿嘿…韩大美人儿,息怒息怒!”黄峰赶紧往后退两步,干笑两声道,他。甜宠新书《不灭帝尊》由我吃大喇叭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王者,天道,霸道,自当百无禁忌!主人公生来被断定活不过十八岁!但是他的生命本源之中,充斥着浩瀚无尽之气!王者觉醒,修神功秘法,猎美逐艳!屠天灭地!此乃王者百无禁忌无上之霸道!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王大婶儿请客

“对!好像那个黄峰叫那个穿得很华丽的人叫刘少!”

虎子一怔,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吼道,韩箫竟然在其眼眸间发现有可怕的凶光闪动,在韩箫的印象里,虎子一直是个很憨厚的孩子,现在却大相径庭,显然今天所遭遇的让他出离了愤怒。

“虎子,你先别冲动,王大叔,那个刘少是刘荡吧?”

韩箫轻轻揉着虎子蓬乱的头发,沉声问道。

“哎!是的!”

王大叔黯然地点点头,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韩灵儿一眼,回答道。

“王大叔,你们怎么会得罪那个刘荡呢?”

韩灵儿眼神微微一变,忍不住问道,那个刘荡可是裴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恶少!怪不得虎子父子会这么惨。

“是因为…”

旁边的虎子刚要说什么,就被王大叔打断了:“虎子,出去把你娘找回来!”

“噢!”

虎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乖乖地出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确实应该把虎子他娘找回来。

“王大叔…”

韩箫有些疑惑地看着王大叔,感觉王大叔的行为有些莫名的异常。

“哎!小箫啊!咱们难民窟的人在裴城地位很低贱,在外做工难免会不小心得罪某些人,我不过是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刘少,他的手下就把我和虎子打了一顿,哎!没办法,咱们人穷低贱,被欺负是很正常的!”

王大叔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似的,连连长叹道。

韩箫默然,王大叔说的没有错,住在这片难民窟的人全都因为家乡遭遇各种灾难逃往这里来的,在裴城没有任何的基础,这片难民窟还是裴城的官方力量安排的,从此,他们便被定义为难民,裴城最为低贱的存在。

像王大叔这样的现象,在这片难民窟屡见不鲜,韩箫曾经亲眼见到他们这里的好几个人因不小心得罪了裴城的权贵,被活活打死了,而且,亲人孩子都没能逃得了。

在这个世界,人命如草菅,尤其是这片难民窟的人,在裴城其他人眼里,就是一条条贱命,死不足惜。在这里,没有王法,没有所谓的正义,若说到王法,那么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法。就算是作为官方力量的裴城城主府,对于这些,一般都不会理会,除非城内出现大范围的伤亡。

因为天荒大陆长年硝烟四起,南部的祖皇朝年年征战北部的北荒神国,这是一个乱世,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裴城比较临近边境呢!

“哼!这些个权贵实在是太可恶了!”

韩灵儿冷哼一声,俏脸含怒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权贵,高高在上,表面风光无限,实则所做之事,皆是人神共愤。

“哎!灵儿丫头,算了,这个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不要为了叔去惹那个刘荡!”

王大叔无奈地叹了一声,摇摇头道,这个事儿,他就这么认了。

韩箫心里暗叹,这种事情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没有谁愿意为他们这些难民伸张正义,王大叔能够活着回来,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

后来,虎子他娘也回来了,这是一个个子比虎子他爹还高的中年妇女,看起来有些胖,没有半点姿色,让韩箫都有些害怕的是她的那双眼睛,贼大,一瞪起来很有威慑力,虎子就最怕他娘的这双凶眸了。

王大婶儿一进门看到虎子他爹的惨样,顿时嚎啕大哭起来,紧接着是一顿恶毒的咒骂,有着骂街泼妇的典型特质,韩箫和韩灵儿都忍不住退了出去,乖乖的,这王大婶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刚猛,堪比河东狮吼的态势,连虎子都苦着一张脸躲在角落里。

“灵儿丫头啊!这次真是感谢你了,要不是有你,虎子他爹恐怕就没命活了,呜呜…”

后来,王大婶儿得知是韩灵儿救了虎子他爹,感激万分,说到最后又是哭了起来。

“婶儿!您不用这样,我们邻里邻舍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王大叔的情况已经稳住了,不过,这些天还是要去请个大夫来,处理一下伤口,再抓点药,相信用不了多久,王大叔就能完全康复了!”

韩灵儿拍着王大婶儿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嗯!我知道了,灵儿丫头,你真是个好人!哎,你年纪也不小,改天啊,婶儿一定帮你物色个好人家!”

王大婶儿一把一把的擦着眼泪鼻涕,盯着韩灵儿俏丽的脸蛋儿,叹了口气,而后大声道。

“呃…婶儿,真不用了,我还不想嫁人!”

韩灵儿有些无语,推脱道。

而旁边的韩箫则是淡淡一笑,虽然王大婶儿平时很凶,但其实心肠挺好的!

……

这几天,虎子都没有再来找过韩箫,一直呆在家里照顾他爹,王大婶儿为了生计,依旧外出去做工了,经过这件事后,人们的生活依旧继续着。只是韩箫敏锐地感觉到,这几天去探望王大叔的时候,王大婶儿的态度竟是有些不冷不热,让韩箫很不解,而且王大叔有时候的神色也有些异常。

“恐怕王大叔被打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啊!”

韩箫暗自在心里猜测着。

与此同时,韩箫还有另外一个发现,自己原本虚弱的身体像是复苏了一般,渐渐好了起来,力气也大了一些,现在跑一路也不再咳嗽了,并且,咳血昏倒的情况再也没有出现过。

韩箫本来想问问韩灵儿的,但这几天因为王大叔的事情,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傍晚,夜幕渐渐降临,诺大的一片难民窟在黄昏中显得更加黑暗了,像是一个无底深渊般,吞噬着所有人的希望。

韩箫一如既往地望着天空发呆,今夜的月亮出奇的暗淡,夜空里没有一颗星星,这不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不知道为什么,韩箫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和不安,心口像是有块石头压着。

“我这是怎么了?”

韩箫使劲儿一甩脑袋,喃喃自语,想要驱散那种莫名的烦躁,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韩大哥!灵儿姐姐!”

就在这时,虎子的身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扯开嗓子大喊,显得很高兴。

“虎子!你怎么来了?”

韩箫一怔,习惯性地揉了揉虎子蓬乱的头发,笑问道。

“俺娘让我过来请你们到俺家去吃饭!灵儿姐姐救了我爹,俺娘要好好感谢你们!嘿嘿…”

虎子用手挠着后脑勺,一脸韩箫道,他很喜欢和韩箫在一起,现在他娘要请韩箫两姐弟去家里做客,虎子自然很开心。

“傻小子,真不用了,让你娘别费心了!”

这时,韩灵儿也从里面走了出来,笑着摇摇头道。

“不行啊!灵儿姐姐,俺娘说了,俺要是把你们请不去,就要把我给拆了!灵儿姐姐,韩箫大哥,你们就去吧!俺娘那模样能把俺给吃了!”

虎子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可怜兮兮地道。

闻言,韩箫两姐弟皆是不由得笑起来。

“好吧,为了咱们虎子的安危,我们就去吧!”

韩灵儿笑嘻嘻地揉着虎子蓬乱的头发,道。

“灵儿姐姐,韩大哥,你们就别揉我的头发了,整天都被你们揉来揉去的!”

虎子委屈地看着韩箫两姐弟,忍不住小声道。

“呵呵…走吧!”

韩箫拍了拍虎子的肩膀,失笑道。

“韩大哥,你的身体似乎变得好一些了!”

路上,虎子打量着韩箫,由衷地开心道。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呢,姐,我的身体似乎变得好一些了,是不是跟那块…”

韩箫点点头,而后迟疑了一下,偏过头来对着韩灵儿问道,只是还没问完,就被一个河东狮吼般的声音给打断了。

“臭小子!还没有把你灵儿姐姐他们喊来吗?”

王大婶儿的声音老远地便传了过来,引得左邻右舍一阵低声咒骂。

“哎!来啦来啦!”

虎子一个哆嗦,扯开嗓子回应道。

“王大婶儿,王大叔,你们真的不必这么客气,多麻烦的!”

进了王家,韩灵儿见王大婶儿忙里忙外的,王大叔已经坐在了桌边,不好意思地说道。

“哎!灵儿丫头来啦!快坐,这就快好啦!”

隔壁传来王大婶儿的声音,她还探出头来招呼灵儿。

“呵呵…你婶儿呀,说要不是你,俺这条老命就翘了,做一顿丰盛的饭来感谢你们!”

王大叔笑呵呵地道,他的伤势恢复得很顺利,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

“韩大哥,灵儿姐姐,快坐吧!嘿嘿…太好了,真热闹!”

虎子忙不迭地挪过来两张凳子,还用衣袖在上面擦了擦,憨笑道,虎子今晚很兴奋,平时他就挺喜欢韩灵儿和韩箫的,现在能够坐下来一起吃饭,这热闹的气氛让他感到很开心,很开心。

王大婶儿的动作很麻溜,很快就开饭了,五个人紧紧围在一张破旧的小桌便,没办法,这是王家唯一的桌子了。

“婶儿!您真的太客气了,这得让您花费多少呀!”

韩灵儿看着桌上的菜,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三菜一肉汤,这顿饭很丰盛,至少对于生活在难民窟里的人来说,是丰盛的。

“嗨!灵儿丫头,还跟婶儿客气啥,婶儿感谢你都来不及呢!快吃,快吃!不要客气!”

王大婶儿今儿晚上显得非常热情,让韩箫都有些诧异,感觉怪怪的,这王大婶儿的性格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前些日子还不冷不热的呢,这会儿又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热情得不得了。

“来!灵儿丫头,这是婶儿特意给你准备的豆腐汤,据说吃了可以美白呢!”

王大婶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从隔壁厨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豆腐汤,里面还有菜叶子,闻着味道,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翠花儿,你今儿晚上怎么这么热情,还专门给灵儿丫头弄了这个,连我们都没得吃哦!呵呵…”

王大叔诧异地看着王大婶儿,而后笑呵呵地道。

“去去去,你们几个大爷们儿的,可不需要美白,今晚灵儿丫头可是主角!”

王大婶儿冲着王大叔挥了挥手,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大声道。

“婶儿,您真的太客气了!”

韩灵儿微微抿了抿嘴唇,有些感动的道。

“你乖乖把婶儿给你做的豆腐汤吃完就是了!就算婶儿感谢你的吧!”

王大婶儿看着灵儿,眼眸内闪过一抹犹豫和复杂之色,说道。

“姐,不要负了王大婶儿的一番美意!快吃吧!”

韩箫笑呵呵地道,虽然心里老感觉奇怪,但他也没多想。

“哎!灵儿丫头啊,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好人家嫁了,婶儿也希望你好呀!”

席间,王大婶儿看着韩灵儿,叹息道。

“婶儿!您就不用为我的事儿操心了,我现在真不想嫁!”

韩灵儿放下豆腐汤碗,看了眼旁边的韩箫,俏脸微红,低声道。

而韩箫则是微微一怔,黯然地低下头,这些年来,都是他拖累了姐姐。

“翠花儿,别瞎说了,来来来,大家都吃菜!”

王大叔看了一眼韩箫,瞪了王大婶儿一眼,旋即招呼众人动筷夹菜。

“砰——!”

然而,就在这时,王家的门一下子被一股大力给轰开了,本来就不结实的门,直接从中间裂开来。

“哟!真热闹呀!”

旋即,黄峰阴阳怪气的声音传进来,门外人影晃动,似乎还来了不少人。

在场几人皆大惊失色,没想到黄峰这地痞流氓在这个时候忽然来了,而且明显来者不善,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王大婶儿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很难看,而且很痛苦似地闭了闭眼。

《不灭帝尊》 第六章 绝望的局面 免费试读

第六章绝望的局面

“黄峰!又是你,来得正好,看来上次我就不该放过你!哼!”

韩灵儿柳眉陡然一竖,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一脸痞相的黄峰,哼道。

“嘿嘿…韩大美人儿,息怒息怒!”

黄峰赶紧往后退两步,干笑两声道,他确实有点怕韩灵儿。

“哼!”

韩灵儿俏脸寒霜,眼眸内划过一抹冷芒,一股强大的生机之力压迫向黄峰,她决定不能留着黄峰这个祸患了。

“啊!”

然而,就在韩灵儿想要攻向黄峰的时候,她突然惊叫一声,而后陡然栽倒。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浑身提不起力气?”

韩灵儿大惊失色,俏脸微微苍白,冷汗涔涔,不解地道。

“嘿嘿…这就叫问你王大婶儿了!”

被韩林儿吓得抱着头的黄峰见状,朝着王大婶儿努了努嘴,阴笑道。

“婶儿!你…你给我下了药?”

韩灵儿一惊,而后偏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盯着王大婶儿,痛心疾首地问道,她是万万没想到,王大婶儿居然给自己下药。

“什么?你居然给灵儿丫头下药!你…你糊涂啊!你…”

王大叔瞪大了眼睛,指着一旁满脸羞愧和害怕的王大婶儿,同样的难以置信,因为生气到极点,连手都有点颤抖,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居然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

“啪——!”

气到极点的王大叔忍不住一耳光扇在王大婶儿脸上,而他自己剧烈地咳嗽起来。

“娘!你怎么能这样对灵儿姐姐呢?”

虎子惊怒不已,眼神不解地盯着他娘,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娘为什么要这样做。

“姐!你怎么样了?”

韩箫赶紧跑到韩灵儿身边,将后者扶好,看到韩灵儿渗着冷汗的苍白俏脸,他心里的怒火熊熊燃烧。

“我…我感觉全身无力!”

韩灵儿无力地吸了口气,虚弱地道,娇躯软弱地倒在韩箫的怀里。

“婶儿!我们这么相信你,你居然给我姐下药!我姐哪里得罪你了?”

韩箫猛地抬起头,一对暗淡了十七年的眸子陡然光芒大放,死死地瞪着王婶儿,质问道。

“灵儿,我…我对不起你!可…可这是他们逼我的,我…我没有办法,如果我不照他们说的办,他们…他们就要要了虎子和他爹的命啊!你知道吗?前些日子,虎子他爹被打,其实是因为你啊!他爹不肯答应他们!呜呜…我也没有办法啊!”

王大婶儿再也没有往日的悍妇气势了,此刻她捂着她那边被王大叔怒极扇过的脸,愧疚地哭诉道。

“你…你糊涂啊!”

王大叔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眼里有浓浓的愧疚和痛心。

“哈哈…好惨淡的画面啊!”

黄峰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忍不住畅快地大笑起来,现在看到韩灵儿那么无助的状态,黄峰心里别提有多么开心了,以前他可没少被韩灵儿修理。

“黄峰!你…**!”

韩灵儿恨恨地盯着黄峰,冷声道,只不过她现在被下了药,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峰小人得志。

“黄峰!不得对灵儿姑娘无礼!”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旋即门外蹿动的人头自动让开一条道,一个摇着扇子的锦衣青年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呃…刘少!小的嘴贱,小的嘴贱,嘿嘿…”

黄峰脸色微微一变,赶紧哈着腰,一脸贱笑地扇着自己的嘴巴。

“灵儿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来人没有理会黄峰,目光直接落到无力躺在韩箫怀里的韩灵儿,扇子啪地一合,微笑道。

“刘荡!是你!”

韩箫和韩灵儿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原来你就是幕后主使!”

韩箫愤怒地盯着眼前的刘荡,恨声道,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过来,黄峰前来放话,接下来就是王大叔和虎子被打得差点丢了命,到现在王大婶儿为了感谢韩灵儿的恩情请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刘荡在幕后操纵。

而他的目的显而易见,是冲着韩灵儿来的!想到这里,韩箫心底就是一沉,赶紧将韩灵儿护在身后,冷冷地盯着一脸微笑的刘荡。

“嘿嘿…黄峰,还是你小子有脑袋!”

刘荡丝毫没将韩箫放在眼里,偏过头来,满意地对着黄峰点头低笑道。

“嘿嘿…刘少!能为您效劳,小的就是肝脑涂地也得把事情办好啊!”

黄峰点头哈腰,一脸谄媚地笑道。

“黄峰,原来是你这个阴险小人!”

韩箫冷冷地盯着黄峰,眼神中透着吃人的光芒,原来这黄峰居然是刘荡的狗头军师。

“韩箫,我听说过你,放心吧,等你姐做了我的女人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刘家在裴城也是有名的修炼世家,我肯定找最好的大夫治你那怪病!怎么样?”

刘荡并不着急,一脸惬意的看着韩箫,挑了挑眉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韩箫,笑道,他根本就没将韩箫放在眼里,只是心情好,看到韩灵儿的面子上才对韩箫假以三分颜色。

“你放屁!”

韩箫将韩灵儿护在身后,恨恨地盯着刘荡,冷冷地道。

“不知好歹!哼!”

刘荡脸色陡然阴沉下来,冷哼一声,直接一脚揣在韩箫的肚子上,将其死死地踩在脚下。

“噗——!”

巨大的力道踹得韩箫眼前直冒金星,忍不住大口咳血,但他仍然死死地抱住刘荡的脚,不让其越过分毫。

“放开我弟弟!”

韩灵儿大惊失色,恨恨地盯着刘荡,但她现在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嘿嘿…灵儿姑娘,我知道你有点实力,但中了十香软骨散,就是开命境九重的强者,也只能任人宰割,放心吧,嘿嘿…待会儿我会很温柔的!哈哈…”

刘荡的目光落到韩灵儿身上,一抹炽热在眼底闪现,韩灵儿无论是脸蛋儿还是身材,无疑都是上佳的,自从上一次遇到韩灵儿,他就垂涎已久了,现在,终于要如愿以偿了,想到这里,刘荡就忍不住激动地大笑起来。

“我不会让你伤害我姐的!”

忽然,刘荡感觉脚下一紧,被他踩在脚下的韩箫双目充血,像一头野兽般,死死地盯着他,在那一瞬间,刘荡心里竟然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妈的!一个病秧子,给我滚,来人,将这些碍眼的人给我拖出去打!”

被韩箫盯得浑身不自在的刘荡顿时大怒,脚下用力一甩,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道直接将韩箫震开。

“不准伤害我韩大哥!”

而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低吼响起,虎子像是一头蛮牛一般朝着刘荡冲撞过来,刘荡一时不慎,竟然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

“妈的!,这小子的力气怎么这么大!给我滚!”

刘荡接连受阻,不由得愤怒地一掌拍在虎子的脑袋上,强大的力道震得虎子双耳都溢出血来,刘荡同样是一名开命境二重的修者,这一掌若是换作别的普通人,恐怕多半会被震死,不过虎子体质异于常人,像是一头陷入疯狂的蛮牛,不断地冲撞着刘荡,结果被刘荡一掌劈得栽倒,不省人事。

“虎子!”

“虎子!”

……

王大叔和王大婶儿忍不住焦急地惊呼,虎子很快被刘荡打倒在地,倒在血泊里,被刘荡的手下拉了出去,王大叔伤势还未完全复原,看到虎子被打得生死不明,踉跄着冲撞了过去。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我的孩子!”

王大婶儿也瞪大着眼睛,哭嚎着跑向被拉出去的虎子,母子连心,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的生死不明,浑身是血,王大婶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像是发了疯似的,抱住刘荡的一个手下就是一阵狂咬!

“啊——!你这疯婆娘,去死!”

那个手下痛呼一声,直接一脚踹在王大婶儿的腹部,将后者踢了开。

“妈的,给我打!”

黄峰这个地痞流氓一声吆喝,而后他的那群小弟蜂拥而上。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翠花儿啊!你们不要打她了!”

刚刚被刘荡那些手下推开的王大叔看到这一幕,顿时睚眦目裂,哭嚎着扑了上去,将王大婶儿死死地护在下面。

“妈的,这老不死的,上次没要了你的命,这次正好,兄弟们,给我打,狠狠地打,打死这两个老东西!哈哈…”

黄峰舔了舔嘴唇,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大笑着吆喝道。

旋即,王大叔和王大婶儿就被黄峰这群流氓地痞给淹没了,低沉的拳脚声混杂着两人痛苦的惨叫声。

“畜生!咳咳…”

韩箫躺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发生,却无能为力,胸口的剧痛使得他忍不住一阵剧烈的咳嗽,大口大口地鲜血将胸前的衣服都浸透了。

“小箫!”

韩灵儿满脸担忧地看着韩箫,此时,她空有一身武艺,却无力发挥,现在这个场面让人绝望。

“嘿嘿…灵儿姑娘,自从那天看到你之后,我就好想好想你,来,让本少爷好好看看你!”

刘荡脸上露出一抹淫笑,蹲下身来,伸手就要摸韩灵儿的脸蛋儿。

“**,不准碰我姐!”

韩箫在旁看得睚眦目裂,像一头野兽般低吼着,死死盯着刘荡,想要阻止,但却爬不起来。

“聒噪!你们怎么漏了一个?”

刘荡眉头一皱,冷冷地瞥了韩箫一眼,不悦地道。他的手下见状,赶紧将韩箫给架起来,带了出去。

“啊——!放开我!”

韩箫无力地挣扎怒吼,眼睁睁地看着刘荡朝着瘫软在地上的韩灵儿扑去,伴随着韩灵儿的一声惊恐的尖叫。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