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霸王的恶后]最新章节 主角叫莫悠然洪无痕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3-16 10:40:45

[霸王的恶后]最新章节 主角叫莫悠然洪无痕的小说最新章节

《霸王的恶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霸王的恶后 即可阅读全文

《霸王的恶后》小说简介

《霸王的恶后》书的内容情节都非常好,善良,孝顺,勇敢,坚强,立志,做人处事鲜明,一部非常好看的书,。主角是莫悠然洪无痕的书名叫《霸王的恶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蜜糖_所编写的玄幻仙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三章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痛!莫悠然真实想不到只是一天的时间,自己像被甩冬瓜一样摔得满身伤痕,她已经不愿意再睁开眼睛,她怕睁开眼睛以后又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此刻她的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所以她不。小说主人公是莫悠然洪无痕的书名叫《霸王的恶后》,是作者蜜糖_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哇!好大的珍珠,挖到宝贝了!挖到宝贝了!她莫悠然做了这么多年的盗墓者,今天总算有出头之日了,可只听见磅的一声石门关上了,地面震动,山石崩塌,她害怕地抱住脑袋蜷缩起来,然后眼前一片眩晕,这下完了……

精彩章节试读:

无痕还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厮打过,身下的还是一个凡间女子,不过凡间女子做成了这么粗鲁的女人还真不知道她娘是怎么教育的?不管了!虽然打女人一向不是他风度翩翩的妖王行为,可现在完全是为了自卫,他也只有迎接这个疯女人的挑战了。

“王八蛋!你居然敢咬我,明天我要去打狂犬育苗!”莫悠然感觉到手被某人狠狠地咬了一口,她大声呼呼地说道,忘记了这里好像没有医院。

无痕反正听不明白莫悠然说什么?只顾着不停地防备、攻击!再防备、再攻击!

好大的一场雨,还是特别的雨天,因为院子里又一次上演了,人欺负妖的好戏!

连续五天,莫悠然都黑着脸,蓝月娘可是问都不敢问。那天下午蓝月娘去找莫悠然,一进屋子就看到莫悠然脸上一条一条的血痕,而无痕脸上更是不能看,而且还是蓝蓝的几条。蓝月娘还以为是那家伙在脸上涂了什么东西止血呢?

今天可是初八,听说是城里有一年一度的庙会,莫悠然还真是有点坐不住。可是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就来气,***!那天以后的第二天早上,自己骨头就像散架一样,脸上也写满了自己的光辉历史。

不过想到无痕,她心里又乐了!那小子第二天好像到下午才爬了起来,而且第二天看到那脖子上全是自己的牙印,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那小子居然给自己围上了一条围巾。就这样的不到秋天的季节,估计跳蚤都能呕出来。

不过就这院子里的人,都不把无痕当成正常人士,哪个不当他是脑子进水的那种啊?但换个方向来想,他也不是正常人。嘿嘿!想到这里她对着镜子笑了笑。

咚咚咚!一声粗鲁的敲门声,不要想莫悠然就知道是蓝月娘那个欧巴桑,她慢悠悠地起身去给开门。

蓝月娘手里端着吃的,一脸笑容地走进了屋子。放下东西,她转身就顶着莫悠然脸上瞅。还好脸上的都是皮外伤,否则这张脸可就毁了。

“怎么了?我脸上的还有一些痕是不是丑死了?”莫悠然就知道这样子没办法出去见人,都是给那死小子给害的!

“老大,你这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蓝月娘担却地问道。

“看到无痕那家伙没有?”莫悠然好像几天都还没看到那死家伙了,该不是他真地开溜了吧?

“前两天看到他围着围脖,我还在那里大笑,不过这两天听说他都闷在屋子里,怎么叫都叫不出来,估计又在偷懒了。莫不是……”蓝月娘看着莫悠然,瞪大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

“就是他!姑奶奶那天跟他在雨中疯狂地干了一架,还真是够爽的,好久没有怎么对付一个人了,还是个男人!还是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莫悠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过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小子可是妖,自己也被他咬了,不知道会不会有像被狗咬了一样后果?又或许有更恐怖的结果,那可是妖哦!她浑身颤抖了一下,要去找那小子问个清楚才行!

“他到底是什么人?老大为何老是让着他?”蓝月娘可一直都藏着好奇心,想一次性问个清楚。

“关系不一般,这个你被问,也别管,反正那小子做错了什么?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也不用给我什么面子。”莫悠然横着眼睛看着蓝月娘,这欧巴桑还真是个好奇宝宝,这东西是她问的吗?

“是是是!”蓝月娘看到莫悠然的脸色都变了,心里多少有了些底,看来以后要不就把那小子给虐死,要不就把他给供着。

“听说今天是大庙会,姑奶奶也想去凑个热闹。”莫悠然对着镜子左看右看,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张脸怎么出去见人嘛?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悠然阁的老大丑成这样,那自己的美女称号可就要拱手相让了,不行!绝对不行!现在自己可算是这个城的名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那还不简单,戴上面纱不就行了!”蓝月娘说着从腰间取出了一条丝巾,这可是她特别为莫悠然准备的,就是为了过来讨个好。

“对哦!这样也行的。”莫悠然拿着丝巾在脸上比了比。

可是脸上的抓痕是被覆盖了,可是额头上还有一道大的,她又拿着丝巾比了比,还是挡不住,难看!真是够难看的!那小子真是够狠的,专门选者这些挡不住的地方抓。

“老大,你额头上的那条没法挡了,不过你都蒙上了脸,外人也不知道是莫老大你啊?就算多一条痕也不打紧。”蓝月娘甩着手中的丝巾,来了一个非常职业的动作。

“好像也是这么回事,那就这样好了!你也跟我一块去,这地方我来了这么久还真没出去走过,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看?”莫悠然喃喃地说道,希望今天出去可以满载而归。

以前她可是最喜欢石头,每次盗墓回来都会积攒下来很多,等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拿着那些石头出来翻看,可以调节自己的心情。现在自己可是富婆,每天有那么多凯子给送钱,她的腰包可是够鼓,所以要乘着庙会多买些古董回来。

“那倒是,老大可是为了悠然阁劳碌辛苦,也该出去走走了。”蓝月娘的马屁可一下拍了起来,现在自己只要好好伺候着这个财神,那白花花的银子可追着自己来。

“你这马屁还真是越拍越到位了!”莫悠然可是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那些老总身边都是由拍马屁的?原来感觉还真是不错,不过身边有这么一个就够了,在多一个那自己可能就要飞起来,等哪天摔下来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嘿嘿!让老大笑话了。”蓝月娘拿着丝巾蒙住了最,假意地笑了笑,那脸上那层厚厚的东西一下落了很多。

啧啧!莫悠然摇了摇头,如果自己的妆化成欧巴桑这样子,估计会把身边的朋友全给笑死,真是亏她做了这么多年的老鸨,连打扮自己都不会。不过庆幸手下的那些姑娘都没像她发展,否则这悠然阁关门算了!

艳阳高照,庙会的人还真是不少。到处都是吆喝声,有不少的小贩们摆着那些精致的民间工艺品。有糖葫芦,有面人,还有一些香包,看得莫悠然眼花缭乱。

看看莫悠然今天的打扮,一条非常显眼的紫色纱裙,脸上围着一条黑色的纱巾,额头上的那些痕被她用粉扑了一脸,隐隐约约地看不清楚。虽然是一身淑女打扮,可是她大大咧咧的样子依旧不变。

蓝月娘跟在身后,一身红纱裙,摆弄着兰花指,跟在莫悠然身后,就怕那女人出点什么差错。

莫悠然一会儿看看小摊上卖胭脂水粉的,一会儿又看看那些卖古玩字画的,不到几个时辰已经卖了很多东西。可怜的蓝月娘就在后面捧着,她都不知道莫老大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老大,您可别买了,月娘就这有这么两只手,已经抱不动了。”蓝月娘眉头紧皱地看着莫悠然,抱东西的手已经为物品太沉已经开始发抖。

“那给我先抱回去,然后叫几个家丁过来。”莫悠然眼神还盯着小摊上的那些字画,头也不转地说道。

她可不管这么多,好不容易这么爽快地大购物一次,她不买心里就觉得不爽,而且要买就要买个痛快,反正自己现在有钱!赚钱就是拿来花的,现在自己身上的钱可以花上几辈子都花不完。

“可是……”蓝月娘迟疑了一下,这人这么多,要是莫老大走丢了怎么办?那可是自己的财神哦!

“少嗦!快去快回!”莫悠然可是看得正起劲,听着蓝月娘一唠叨火就上来了。

小摊的老板瞪大了眼睛,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这奇怪的主仆,蓝月娘他可是认识,难道这蒙着脸的姑娘就是悠然阁的姑娘不成?悠然阁的姑娘们可是出了名的温柔,可这姑娘未免有点太过于火爆了吧?

“看够了没有?”莫悠然一抬头就发觉小摊老板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不会穿成这样也有人认识吧?

小摊老板刷一下脸红了起来,慌忙低下了脑袋。

“还不去!愣在这里做什么?”莫悠然看到蓝月娘还站在这里傻等着,冲着她就吼了起来,可别扫了今天的心情。

“是是是!”蓝月娘马上抱着手中的东西,经快消失在人群中。

可人走出来她才想起,刚才好像忘记说见面的地方,转身又钻了进去,却已经看不到莫悠然的人影。

唉……

蓝月娘长长地叹了口气抱着东西就往悠然阁的地方跑去。

莫悠然这回可是逛得更开心了,她看到什么都去摸摸,去看看。前面忽然有很多的人,她也一脸好奇地往人群里挤。忽然感觉到身上有人伸了手,她知道有小偷想偷东西,于是她把刚才买的一个小刺球放在了小偷准备摸的地方。

可怜的小偷刚碰触到刺激马上把手收了回来,眉头紧皱地看着莫悠然,莫悠然则笑了笑继续往人群里挤,小偷识趣地走开了。

开玩笑,姑***钱也敢偷!还不知道姑奶奶以前是做什么的?哼哼!她笑了两声,手里抖动着一个小钱袋,刚才小偷身上的钱已经到了她的手里。

唉!这回小偷可是亏大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莫悠然继续往里面挤,里面刚好在唱大戏,她可是喜欢这种名间戏曲,聚精会神地起码站了快一个时辰。刚准备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刚才那个小偷带着一帮的人开始寻找自己。

糟糕!麻烦来了!

于是她从另一个方向钻出了人群,正想开溜的时候,却被那个小偷看到了。莫悠然看了一眼小偷带来的托,啧啧!绝对是丐帮的人马!不是烂裤子就是烂衣服的,看看自己面前现在站的那个,估计已经大半个月没洗澡,洗头了,那叫脏的,她感觉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姑娘!听说你欺负我们家小弟?”带头的大哥手上还拿着半只缺了口的碗,碗里还有剩饭,那苍蝇在饭碗上到处飞着。

“他先偷我钱的,为什么你不先管教一下他?”莫悠然满不在乎地说道,估计今天要动手了。不过她也准备好了,反正那天跟无痕打得还不过瘾,她心中的闷气还没出完。

“大哥,少跟她废话,把她拉去妓院买了就行!”小偷在带头大哥旁边大声吆喝着。

“你们打算把我买到哪家妓院啊?”一听到妓院,莫悠然可就来劲了。

“当然是悠然阁了,谁不知道那里的生意是最好的!”小偷理所当然的样子,还在大家面前比划了一下。

“姑奶奶可是记得,现在悠然阁的姑娘们可都是自愿沦为青楼的,外面买来的姑娘可是不收!”莫悠然很清楚地说道,这些家伙居然还想把姑娘买到悠然阁。

“是这样吗?”带头的老大有点疑问地看着旁边的那个小偷。

“大哥,别听她胡说,哪有妓院不收妓女的。”小偷哈哈地大笑起来,虽然还没买过姑娘,可是却从来没听说过,妓院不收妓女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为莫悠然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这些都可是牛高马大的男人,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呢!

“那小哥试试看!别忘了就你那偷盗的技术,连被偷的人都不怕,你还敢站在这里,不觉得丢脸吗?”莫悠然冷冷地一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那么多个,偷偷数了数人头,老天!不少,有八个。要不然干脆让他们把自己卖到悠然阁算了,回到家再收拾他们。

“给我!”小偷来火了,大声地吼了起来。

只见人群中发出了叹息,那些男人一拥而上。

我的老天爷,她莫悠然今天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打群架?所谓群架就是一伙人打一个,这就是群架!莫悠然好不容易找了个缝隙钻了出来,再继续下去估计自己快要顶不住了。娘的!古代的人真不厚道,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热闹没有一个出手帮忙的。

她终于还是挤了出来,摸了摸脸,糟糕!丝巾掉下来了,抬头一看,那些欧巴桑们正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这回真是丑大了!

“原来是个丑女人,害我们在这里打斗,听着兄弟们不要把她当女人看待,给我往死里打!”带头的看到莫悠然的面貌,心想买到悠然阁肯定不行了,为了出这口恶气,就算打也要打狗本。

古代人真没素质,连女人都要动手,哼!莫悠然这回可是不客气了,她捞起了袖子,嘴里嘀咕着晚上回去要找无痕那家伙算账!

人群中一个斯文少爷打扮得人挤出一个脑袋,他摇晃着扇子定睛一看愣了愣,这女人脸上的伤疤不像被人类抓的,难道她有不一样的奇遇不成?于是,他一个翻身站在了莫悠然的前面。

“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还算是个男人吗?”少爷潇洒地摇晃着扇子,在那帮男人面前走动着。

莫悠然算是喘了口大气,总算有大侠出来帮忙了,看来仗义的人还是有的。她一下装出了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帅哥哎!她往后退了一步,咦!打耳洞的?再仔细打量了一下,原来还真是个女人,怪不得看上去这么俊?下次自己出门也要试试男扮女装的滋味,看上去好潇洒啊!

“哟!来了个小白脸,不知道悠然阁收不收小白脸啊?”带头的大哥贼笑了几声。

他走上前去想用手去摸少爷的脸,少爷直接把脑袋一转,一脚踢了出去,带头的大哥一下被飞了出去,那人群也是会看方向,大伙集体往后一闪。带头大哥啪一声落在了地上,谁都能感觉到地的震撼。再看他脸上那痛苦的样子,估计内骨也就断了那么七八根而已。

“上!一起上!小白脸竟然欺负大哥!”刚才猥琐的那个小偷一下站在了最前面,想继续煽动人群。

这回可到莫悠然大出手了,她一个健步加上转身,一脚踢在了小偷的胸口上。哇!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直接爬在了地上,连叫唤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光是手在比划着。

那些男人看到他们的下场,也纷纷往人群里逃去,剩下几个讲义气的把地上的两个人给拖走了。

人群中一下响起了轰轰烈烈的掌声,蓝月娘从人群里面冒了出来,虽然来得太晚没看到发生什么?不过看到莫老大脸上的面纱已经掉了下来,估计肯定跟她有关系,她扭动着腰走了过去。

人群见没戏渐渐散去了,莫悠然则手撑着脑袋不住地打量着面前男扮女装的姑娘。灵机一动,要是自己悠然阁里找几个像他这么帅气的男公关,不知道生意会不会更好?相信古代应该也有那么些欲求不满的款姐吧?

少爷对莫悠然的直视有点不好意思,这姑娘怎么这么看人那!难不成喜欢上自己这身打扮?

“月娘啊!下次出门我也男扮女装好了,免得惹出太多的事情来。”莫悠然这句话是对面前的少爷说的,那是证明自己的慧眼。

“姑娘果然好眼力,想不到一眼就看出来了。”少爷挥动着白扇子,那潇洒的样子估计已经迷死了刚才过来看热闹的姑娘们。

“多谢大侠相助,不然今天我莫悠然可就要有大麻烦了!”莫悠然想了想做了个姑娘家的动作,她欠了欠身,也学着蓝月娘一样,往后甩着丝巾,就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姑娘们行礼一样。

“相见是缘分,小女子黎雪儿。”黎雪儿本想也欠欠身,可是看着自己的打扮也只有拱拱手。

“原来是雪儿姑娘,我叫莫悠然,不介意叫我悠然就行了!”莫悠然嘿嘿两声,眼睛还是直瞅着黎雪儿。

莫悠然在心中叹息,为何老妈就没生自己一个这么好的皮肤呢?那颗真叫白,被说男人,就是女人都会妒忌,再看那柳叶眉,双凤眼,啧啧啧!真叫漂亮!

“悠然这脸上的伤……”黎雪儿还是一心记挂着这伤口的来源,她此次来人间可是身负重任的。

“无意中被狗抓的!”莫悠然看了蓝月娘一眼,那个死无痕也就是疯狗一条,说被狗抓的也是情理之中。

“被狗抓的?”黎雪儿眉头紧皱了起来,看上去好像不像,那伤后还散发着妖味,这个女人在有意隐瞒什么?

“姑娘不介意可以到我的悠然阁去坐坐,我可要好好谢谢你的仗义相救。”莫悠然又斯文地欠了欠身,看得旁边的蓝月娘直偷笑。

“悠然阁这名字挺优雅的,那是个什么地方?”黎雪儿虽然经常在人间走动,可是这个地方确是初次驾到。

“嘿嘿!嘿嘿!”听黎雪儿这一赞美,莫悠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把脑袋凑到了黎雪儿的耳边。

“妓院!”

“什么?”黎雪儿咽了咽口水,怎么也不相信莫悠然是开妓院的?那里可是男人们去的地方。

“都敢男扮女装,妓院都不敢去!那算了,我莫悠然在这里谢过,告辞了!”莫悠然假装生气地一个转身,还在对蓝月娘挤眉弄眼的。

黎雪儿想了想,这要是不跟着去,或许线索会这么断了,这央央天下,要再找出个妖来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还是去看看好了!

“悠然,你别生气,我跟你去就是了。”黎雪儿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莫悠然已经觉得自己孤独得太久,今天总算是交上了一个正常的朋友。她在家里的后院可是大摆宴席,山珍海味全上来了,希望今天能好好地招待这位贵宾。

蓝月娘则是忙得满头大汗,今晚上所有的饭菜可都是她一个人全包,老鸨以下升职为厨娘,她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点欣喜。在厨房里边哼着曲,边快乐的劳动着,那做好的菜还有几盘放在桌子上面,她一个转身出去拿点东西。

一双眼睛,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然后就是半个脑袋,慢慢到一个脑袋,最后整个人都踏了进去。看到桌子上的美食无痕也掉口水,那个老女人虽然长成那个德行有点抱歉,可是这一手的好菜绝对可以迷死众妖,就为这个他决定等自己法力恢复以后,把她弄回去做自己的玉厨去。

“你这个脏东西,是不是要偷吃?”蓝月娘从门一进来就看到了无痕坐在了桌子面前,于是她两手插腰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

无痕白了蓝月娘一眼不说话,拿起筷子夹菜就往自己嘴里塞,真是好吃,他满意地点了点。

“丑男人!这是你吃的东西吗?再不给我滚开,我可不客气了!”蓝月娘说着抄起了旁边的擀面棍,再一次给了无痕一个警告。

无痕还是继续吃东西,根本就不理会蓝月娘。

于是,蓝月娘气愤地一根擀面棍就打在了无痕背上,可怜的无痕吃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脸也都侵到了盘子里。不用想就知道,那是什么狼狈样?

这回可把无痕惹火了,他恶狠狠地等着蓝月娘。自己可是妖王!如今在人类的地盘上,给个没脑子的女人欺负就算了,这样的下人都敢对自己动手了,还不知道法力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如果不给点颜色看看,估计下面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瞪……瞪着我做什么?这可是莫老大招待贵宾的东西,都让你给糟蹋了!”蓝月娘有点害怕无痕的那种眼神,有一种非常邪恶的感觉。

无痕还是瞪着她,用力一把把桌子都给翻了。他在手上已经开始拒绝一股内力,估计这一掌打出去可能会送蓝月娘送西天。

此时,莫悠然见到太久没上菜,特别过来看看,可一进门就看到了无痕跟蓝月娘大眼瞪小眼的。再看那厨房,老天!该不会这两个动了手吧?那些桌子上的菜肴,全都翻在了地上,莫悠然不用脑子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个丑男人做的好事!

“老大你可来了,你看看这臭男人,我说了他几句,他就把桌子给翻了,看看!看看!他抓着拳头还想动手打我呢!”蓝月娘亮起了尖锐的嗓音,看到莫老大的到来,走过去用手指搓了搓无痕的脑门。

真是忍无可忍!无痕一下向蓝月娘挥出了拳头,莫悠然一个健步一脚踢在了无痕的拳头上,莫悠然一下被震了出去,哐啷一声!刚好被飞到了挂着锅的墙上,然后连人带锅一起掉在了地上。

莫悠然觉得奇怪?为何自己连痛都没感觉到,这可是被飞出去的?还从上面掉了下来?爬了起来,她看看那个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锅,老天!锅已经扁了,她拿起锅鼓着腮帮子走到了无痕的面前。

然后听到,乓乓乓!几声,那锅就打在了无痕的脑袋上。

无痕感觉眼睛好象看到了星星,他摸了摸头,再看了看莫悠然,这个粗鲁的女人居然敢用锅敲自己的脑袋!而且对上自己一拳她还能毫发无伤,他直瞪瞪地看着她。

这可把蓝月娘看傻了,刚才好象莫老大被飞了出去,然后从墙上掉了下来,这么大的重击她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神仙!真是神仙!还有那个无痕,被锅这样敲脑袋都没有出血,那是脑袋吗?怎么感觉自己的脚有点发软?

莫悠然觉得手开始累了,为何这么用力敲他的脑袋?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瞪着两个灯笼瞅着自己。或许妖的脑袋跟人还真是不一样,要是人,脑袋早就开花了,这古代的郭可是铁做的,别说被敲到会多一个洞,就是自己拿着手都已经快受不了了。

“打完了!打完了我要去睡觉。”无痕说完用力地拿住了莫悠然的手,抢过了她手中的锅,顺手一飞,锅砸在墙上马上多了一个大坑。

莫悠然和蓝月娘同时震了一下,蓝月娘可是额头上冒着冷汗,以后还是少惹这个男人比较安全。

“你给我站住,你是个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莫悠然一个快步拦在了无痕的面前,这个男人的脾气还真是奇怪,是不是妖都是这样?她觉得自己要开始学会适应,否则以后怎么去对付那个妖王?

“让开!野蛮的女人!”无痕一把把蓝月娘给扒开,竟自走了出去。

“月娘你继续做吃的。”莫悠然说着跟着无痕走了出去。

无痕直接就往后院走,莫悠然在旁半边喋喋不休地骂着,跟着一块儿来到了后院。

黎雪儿已经换上了一条粉红色的纱裙,微风轻拂,花丛中似乎站了位美丽的仙子。无痕愣在了原地,远远地看着这美景。

“少作梦了,就你那德性,想这些也没有用!”莫悠然用力地扭了扭无痕的脸,气呼呼地说道。

无痕特意走下了台阶,迎面向黎雪儿走了过去,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黎雪儿看到了他,他也紧盯着黎雪儿。这女人不是人!无痕已经闻到了女人身上的妖气,转脸再看了黎雪儿一眼,是她?

黎雪儿觉得男人的眼神有点不对,可是擦身而过的时候却没闻到妖气,但总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在什么地方见过?

莫悠然已经注意到了他们擦肩而过的眼神,难道他们认识?该不会这个女子也是妖吧?不过想了想这么漂亮的女子就算是要那也正常啊!可是如果这样,那自己还真是跟妖太有缘分了,可这些妖频繁地在人类的地盘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呢?

黎雪儿一下回过神来,走到莫悠然的身边笑了笑。

“悠然,敢问一下这位公子在这地方多久了?”黎雪儿说话的时候,眼睛却还在往着那块消失的背影。

《霸王的恶后》 第三章 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第1部分 免费试读

第三章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痛!莫悠然真实想不到只是一天的时间,自己像被甩冬瓜一样摔得满身伤痕,她已经不愿意再睁开眼睛,她怕睁开眼睛以后又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此刻她的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所以她不得不睁开了双眼。

咦!这又是什么地方?莫悠然咕噜一声爬了起来,发现她竟然是躺在床上,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她从床上站到了地上,哇!好漂亮的裙子,在大铜镜面前前后得照了照,看来自己跟美女还是沾得上边的。可是!这又是什么地方呢?

咯吱!一声,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脸的浓妆,估计已经有五十好几了,不过还穿着微薄透明的红色纱裙,头顶上还插着多大红花。

嘿嘿!莫悠然傻傻地笑了笑,自己不会到了神经病院了吧?她进盯着走进来的浓妆女人。

“姑娘总算醒过来了,果然是个标致的丫头!”浓妆女人手中摇着扇子在围着莫悠然转了个大圈,眼睛不怀好意地在她身上打转。

“大娘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莫悠然被这女人看得浑身不自在,怎么感觉她好像是在瞄猎物似的看自己,那种眼神有点像KTV里面的妈妈桑,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不到几天,妓院原来的招牌被换了下来,现在成了闻名一条街的‘悠然阁’老板娘不庸说从原来的蓝月娘换成了莫悠然,蓝月娘则又干上了她的老本行,继续做她的妈妈桑。新官上任可是三把火,莫悠然可是这把火烧得厉害。

悠然阁里的姑娘们也被莫悠然给完全改造,那些原本不想做妓女的姑娘全部还返了她们的卖身契,还给了一些银子让她们以后生存之用。虽然现在在不知道名的地方,估计也跟古代差不多。

莫悠然想过了,不管在哪个朝代?钱是最基本的一切,为了可以更好地经营起悠然阁,她决定了使用现代化的管理方式,一切心甘情愿,想赚银子的就来,不想的也不勉强。刚开始蓝月娘还有点不乐意,可是她却不敢开口反对,就怕莫悠然用身上还有什么没使出来的法宝对付自己。

“小姐您看这样如何?”蓝月娘指着挂上去的牌匾,从今天开始这个地方可就完全不属于自己,可是她自己也无话可说,谁叫碰上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听着,以后不许叫我小姐,我可是妓院的头子,叫什么小姐?直接就叫我莫老大!”莫悠然一身蓝色的纱衣,原本还是有点保守的衣服已经被她改成了低胸吊带,外面加上一件轻纱,看上去完全XG无掩盖。

“姑娘家这样叫唤好像有点不雅,而且你现在的这身衣服,可是让那些男人吃够了眼睛的豆腐。”蓝月娘可是做了半辈子的妓院买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去经营的,不过这段时间的生意还真是改善了不少。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一天到晚把自己包得如此掩饰,那些男人们会给银子吗?你看这几天帮那些姑娘们改革了一下服装,这生意都不一样了。放心,我可不是那些贪心的主,这赚来的钱我们对半分。”莫悠然看这蓝月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出了自己想好了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夺取了蓝月娘的全部家财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她觉得自己还是比较明智的,自己没钱可以用能力来占股,就像现代化的管治一样,出力拿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说就凭我莫悠然的能力,害怕不能让一个妓院火起来?

“姑娘……不!不!不!莫老大说的对,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蓝月娘在旁边符合道。

她心里猜测这句话会不会也是在对自己说?管她的,只要可以赚银子,还有人可以帮自己撑着场子,那可是件求都求不来的事情。

“只要你乖乖得听老大我的,一定会有更多的银子进口袋。”莫悠然可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既然回不到自己的时代,那就先在这里享受够在回去,而且自己可是还未情窍初开,说不定还真能在这个地方找到帅哥级的钻石王老五。

嘿嘿!想到这里她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让旁边的蓝月娘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好了!不好了!”

正当她们高兴讨论钱的问题时,一个龟公打扮的男人跌跌撞撞地从外面跑了进来,看着莫悠然和蓝月娘大声地呼叫着。

“赶着投胎啊?急什么?”蓝月娘甩着手中的丝巾,上前指着男人的额头就大骂起来。

“蓝妈妈,小姐。”来人被蓝月娘这么一说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叫莫老大!”蓝月娘赶紧在旁边纠正了过来,她也要下人们都养成习惯,免得惹主子不高兴。

“莫……莫老大,有人……有人来收保护费。”男人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慌什么呢?不就是来收保护费的,给点钱打发了不就行了。”又不是第一天开这个场,来个收保护费的就把人给吓成了这样,都不知道这个场怎么生存了这么久?

“莫老大有所不知,这帮人不仅要钱,还要我们的姑娘。”男人小声地说道。

“找两个姑娘伺候着不就行了。”真是够多余的,这么小的事情还要来禀报,墨悠然斜眼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蓝月娘,看来这个女人是故意地。

“没有钱,哪个姑娘愿意伺候那些人物?”男人憋了憋嘴不情愿地说道。

“这可是公事,场子不好做她们赚什么钱?把话给我带下去了,不想赚钱的乘早走,别妨碍我赚大钱的机会,把这些土霸王给喂饱了,以后可有她们的好日子过!”杜佳佳可是见过地头蛇的厉害,不过这种场还是需要这些人物,否则要有人闹场那也是件麻烦的事情。

“没听到莫老大的意思,还不给我滚下去传话?”蓝月娘看到莫悠然一脸怒气,对着男人又是一次大吼。

男人没讨到好,灰溜溜地低着头退了下去。莫悠然一个转身看到阁楼上的扁,悠然阁,希望这里可以让自己大展拳脚。盗墓得不到什么好处?风水也要轮流转,今天也该自己是捞上一把的时候,如今捡到一个妓院,还可以过回妈妈桑和老板娘的瘾,真是够爽!

可她还没想明白的是,明明让自己去找那个蓝妖王,可这妓院的地方,估计妖王找不到,那些霸王可能会碰上很多。也好!就当给自己的锻炼,老天这样的安排应该有另外的道理。

一个曾经驰刹风雨的妖王,如今轮成了一个丑不啦叽的用人,那个死女人还说自己太丑不能在前厅,要在后面帮刷碗,你说这气不气人?

完颜无痕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做过这些,从小生在帝王家里,一切都有下人们张罗,今天可算是够狼狈的。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自己身上可是半点法力都没有了,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跟手下联系上,自己根本无法恢复法力,要是碰上那个独孤风自己估计会死在黑掌之下。

忍吧!完颜无痕,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莫悠然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在院子里做起了广播体操,再这样吃了就睡,睡了就吃,那身上的醉肉很快就要变成两个游泳圈了。她是死把自己从眷恋的窝里掏出来的,今天天气也不错,出来沙沙菌也好。

她一边舞动着身子,脑海里面却想着那个丑男人,该死的东西,死都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莫悠然以前就喜欢看那些玄幻小说,所以她一直也幻想着自己一个妖的世界是如何?如何?哈哈!这回可让自己碰上了真正的妖怪,可惜却是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真是晦气!

蓝月娘昨晚上很早就睡了,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出去给莫老大张罗一些吃的,打算来讨个好。

这两天自己可是被莫老大骂得头都臭,也不知道老大从哪里弄来了一个那么丑的男人?难不成老大有怪癖,不喜欢那些俊朗的,反倒喜欢那些丑八怪?不过也难过,老大的脾气也怪怪的!

蓝月娘手上端着香喷喷的糕点和甜品,自己都忍不住想掉口水,可一进院子的门却发现莫老大已经起来了,还在那里跳着舞,可是那舞蹈看上去怎么那么奇怪,感觉身体硬邦邦的,难道是在打拳?

“莫老大,你看月娘给你带什么来了?”蓝月娘拿着东西在悠然的眼前晃了晃,然后又把东西给收了回来。

“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莫悠然咽了咽口水。

她不得不佩服蓝月娘的手艺,这个女人做出来的东西简直就可以跟那些大酒店的大厨相提并论。那味道是美啊!或许这就是这个女人身上唯一的优点了。

“老大,这可是我一早出门给您准备的,直到您这段时间为了悠然阁的生意太操心,所以特地来孝敬您的,快乘热吃了。”蓝月娘说着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石桌子上,给莫悠然拿了一双筷子。

莫悠然又咽了咽口水,筷子也不接,直接本地筷子(就是用手来),抓在手里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她也觉得奇怪,自从那个丑八怪来了以后,她夜夜都会梦见自己那个母后,只是每次都重复着那些要自己复国的话,她也在心里猜想,那个丑男人是不是冥冥中注定带自己入妖届的人?

“怎么?老大不好吃吗?”蓝月娘看着老大脸上那奇怪的表情,又看了看那些糕点,不会是今天糖放多了点吧?

“好吃!好吃!你还真是手艺不错,我很好奇,这窑子里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莫悠然把自己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一边把糕点往嘴里塞,一边看着蓝月娘说着说。

她在想如果自己是蓝月娘,把要赚的钱都给赚够了,绝对从良,然后开上一家风味小吃店,然后找个踏实的男人平淡地过下半年被子。不过想想这些女人过惯了那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估计很难!

“这窑子里的女人哪个没有一段故事?我家里从小就是做糕点的,要不是那个爹爹烂赌,我蓝月娘估计今天已经嫁夫生子,可惜!命就是命,认了吧!”蓝月娘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她最不想回忆过去,现在能有这么一个场子,对她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比起那些人老珠黄的女人,自己可是要强多了,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帮自己赚钱的莫老大,她能不知足吗?

“想开点!我的命也不是很好,从下被老爹从坟地里捡回来的,老爹对我好好,可惜他老人家命不长。”莫悠然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养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地下过得如何?下次如果真让自己碰上鬼王一定要去问问。

“坟地?”蓝月娘瞪大了眼睛,怪不得老大的脾气怪怪的,肯定是跟那些冤魂有关!

“别大惊小怪的,我以前就是盗墓的,那些死人什么的我见多了,你没看到那些尸体,有点上面全是那些小蛐蛐,还有的墓地里埋的是两具尸体,有的肚子里还有些未成型的小孩。”莫悠然大口大口地吃着,还说得津津有味。

蓝月娘听着她的形容,感觉自己早上吃下去的东西开始往喉咙里涌,可莫老大居然还能吃的津津有味,神啊!还真是神啊!

“怎么了?月娘,脸色怎么如此难看?肚子不舒服,还是那个来了?”莫悠然喝了一口甜汤,还没意识到蓝月娘是在害怕。

“老大您快点吃吧!别说了,我怕晚上会做噩梦。”蓝月娘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心在扑通扑通的猛跳,别说让自己去坟地,计算是看到那些死人,她蓝月娘都会连做好几天的噩梦。

正当她们还在探讨坟地的时候,一个小丫头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脸上还全是泪水。

“不好了!不好了!莫老大,那个新开的把厨房里的碗全都给砸了,还把小翠的手都给弄出血了,您快去看看吧!”小丫头叫小白,原来是蓝月娘身边的丫头,后来因为不愿意出去接客,才被蓝月娘放到了厨房打杂。

“这下子要造反那!老子收留他,他竟然还敢砸老子的饭碗,走!去看看!”莫悠然气氛地塞完了最后一口糕点,喝了一口甜汤把东西咽了下去才站起身来。

小白带路,三人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这回完颜无痕又要受到什么样的折腾?

夜空星月高照,树林里树叶随着风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宁静了夜里,这一个偏僻的湖边一种危险正侵袭着。

仔细一看,湖边上半空中悬挂着两颗很大的夜明珠,把岸边的一大片照得通亮。岸边还站着两个人,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身穿着黑色的盔甲,头上还有一只脚,脸上腾腾杀气,手中举着长长的亮剑,在月光下直反光。

另一个男人则穿着一身蓝色盔甲,头上也带着顶帽子,可那是一顶珠光宝气的皇冠,手中的剑柄上刻石还雕刻着龙凤呈祥,剑一个转动那光直接就反射到黑色盔甲男人的脸上,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睛,可是男人的嘴角上却挂着血迹,看上去受了很重的内伤。

“完颜无痕,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投向我可以留你一具全尸。”黑色盔甲的男人恶狠狠地说到。

“独孤风别高兴得太早了,谁死还不一定呢!”完颜无痕哼哼了两声,长剑一挥就杀了上去。

飞沙走石,剑气四射,把那原本岸上的毅力多年的老树一下被修成了光头,可怜巴巴地站在岸边观望着两个王者的争夺。

完颜无痕一个转身被一掌打在了背心,一口大大的鲜血吐了出来,他一个踉跄单膝跪在了地上,横着眼睛看着黑虎。真是卑鄙,既然敢冲后面袭击自己。

“哈哈哈!完颜无痕,想不到你也有输在我手上的那一刻!”独孤风狂笑着,那笑声震憾着整片树林,让林子里的那些鸟都飞出了窝纷纷往别的地方飞去。

“独孤风,别高兴得太早。”好汉不吃眼前亏,完颜无痕也把手中的剑柄一拉,一股蓝烟从剑柄上释放出来。

独孤风顿时感觉到有种全身软弱,完颜无痕乘机一个转身消失在岸边。

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一路逃到了源城,看到城口的大门紧闭,他捂着胸口贴在了墙边,身上的那身盔甲在一声咒语以后全然消失。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可是血却浸湿了一大块。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变了,原来的容貌估计已经全飞了,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会有一张什么样的脸?

天空一阵黑云,慢慢地弥漫了源城的上空。完颜无痕抬头一看,糟糕!他对着墙壁就是一穿,那原本厚实的城墙就像没有一样。

完颜无痕捂着胸口一路小跑着往小巷的地方逃去,那地上滴满了蓝色的血滴,他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了,看到一条比较热闹的巷子,他看也不看就往其中一间给钻了进去。

天上的黑云很快化成了人形,独孤风一个转身也换上了一身斯文的打扮,手上还多了一把白色的扇子,摇晃着扇子,血迹到这里就没有了,他潇洒地走了到了正门口悠然阁。

悠然阁真是每天都是张灯结彩的,每天不是有这样活动就是有那样的戏,可把旁边的那些妓院的生意都给抢完了。看着手上白花花的银子可是把蓝月娘和姑娘们给乐翻了,让莫悠然也有种骄傲的心情。

今晚也不例外,大厅里原本那土气的阁楼已经为莫悠然改成了神秘的艳舞台,台下都点着红色的蜡烛,每张台上都有姑娘们陪着,感觉就像现代版的坐台。屋子里那些灯光全都是灯笼营造的气氛,没有别的妓院里那些沸沸腾腾,感觉上还是个优雅的地方,而且看样子到来的人物都还不是简单。

今天可是悠然阁的精心版,今晚可全都是琴棋书画的表演,与昨晚、千万的风格又是大有不同。

独孤风一进门就感觉到有特别的感觉,可是一时说不上来,门口的姑娘们都看着有贵客临门赶紧热情的迎了上去。

“哟,爷来了!有没有认识的姑娘啊?”门口的妈妈桑看到一身气宇的独孤风甩着手中的丝巾,迭声迭气地把身子贴了上来。

“妈妈有什么好的介绍吗?”独孤风一下被里面独特的气氛给吸引住了,定睛一看,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妓院,看上去有种风雅。

再往台上一看,台上的灯光打得比较亮,一位佳人正在弹奏着古筝,身边还有几位美女在旁边伴舞。还都是绝没佳人的那种,看得台下的男人们眼睛都瞪得老大。

“爷就一个人吗?”妈妈桑拉着他走到了台下的一个角落。

“难不成来这个地方还要带上大队人马不成?”独孤风嗖一下收住了扇子,转身看了一眼那一脸浓妆的妈妈桑。

“哈哈!不好意思让爷笑话了,春花,秋月还不过来?”妈妈桑对着远处的姑娘们挥动了扇子。

那些等待着出台的姑娘们很快就扭动着小细腰来到了独孤风的面前,礼貌地对他欠了欠身。

“春花,秋月欢迎爷光临悠然阁。”春花,秋月甜甜地一笑,等待着男人的使唤。

“坐这里。”独孤风的感觉又是一震,这里的姑娘的待客之道都不一样,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春花和秋月老实地坐到了独孤风的身边,为他倒上了一杯酒,天南地北地跟他聊开了。

角落里,蓝月娘和莫悠然都在偷偷地看着,从一进门起,莫悠然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那一身霸气,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看来本姑娘的悠然阁又要有大生意做了。

莫悠然觉得把姑娘们分层次还是比较好的,像这样的大人物一定要素质比较好的姑娘陪着才行。恩!找人,姑娘眼看就不够用了,她把手指放在唇上深思起来。

没有黑云覆盖的天空,院子被月亮照得特别明亮,莫悠然哼着小曲三步并两步地回到了自己的别院,终于摆脱了蓝月娘的纠缠,她张望着院子里的花草树木。

古代的房子可真大,要是在现代这地方不知道能买多少钞票?这么大个院子,刚开始莫悠然还觉得有些害怕,现在终于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一天到晚地熬夜对女人可是不太好,所以她也不会亏待自己,每天可是燕窝顿着美容。

唉!这生意可是慢慢地好起来了,我莫悠然的皮肤却是一点都没补回来。要快点回去照照镜子,看脸上是不是又因为疲倦长出了斑点?

这是什么?蓝色的液体?是不是什么花的汁洒落在了地上?莫悠然顺着液体的方向一路寻去,竟然是从自己房间蔓延出来的。

是什么呢?会是什么呢?她推门走了进去,古代就是这点不好,门基本都不上锁,真是便宜了那些梁上君子。莫悠然带着疑问小心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蓝色液体,老天!再下去到床上了,她定了定睛用力地拉开床上的栾帐。

老天!自己的床上竟然躺着个男人,他身上可全是那些蓝色液体,莫不是碰上那玩艺了吧?她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用手捂住了差点叫出声的嘴。

床上的男人皱着眉头一个翻身把头转了过来,他吃力地半睁开了眼睛,这个女人!她怎么会在这里?他向她伸出了手,可是男人忘记了自己的容颜已经改变,面前的女人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原来此人正是受了重伤的完颜无痕!

“你……你怎么了?千万不要死在我的床上哦!”莫悠然一脸害怕的样子往前又走了几步,刚到床边就被完颜无痕一下拖了下去,她直接爬到了他的身上。

“放开我!放开我!”说着莫悠然眯着眼睛就挥起了拳头,看都不看就往完颜无痕的胸膛轮去。

好一会儿没听到他的哼哼声,她动了动,发觉他没有了反抗。不是真的被自己这无力的拳头给打死了吧?

莫悠然伸手探了探完颜无痕的鼻息,还好!还没死,不过气息好像很微弱了。她吃力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看了看手上竟然全是蓝色的液体,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好大的腥味,她有种想呕的欲望,这不是花汁,而是血!怪物!这男人是怪物!

以前在电视上常见到那些僵尸的血好像是蓝色的,可是没看到这男人的牙齿是尖利的,莫悠然又爬上了完颜无痕的身上,用手掰开了他的唇仔细地检查来一遍,没有僵尸牙,那这又是什么怪物?狼族?还是别的没见过的东西?

救还是不救?莫悠然有点迟疑,救了他,等一下他真是僵尸之类的玩艺,那自己不是送上门的肥肉?可要是不救,那他可真是死定了,虽然不是一个帅气的男人,可是那也是一条生命啊!

紫色的光?莫悠然感觉到自己胸前的玉佩开始温热,于是她把玉佩掏了出来。玉佩好像感应到完颜无痕身体的微吸,慢慢地把紫色的光输入了他的眉心。

奇怪!为何玉佩要救这个男人?莫悠然索性坐在了床边,手上的那些蓝色血液还真是难闻,她把那些血液全都抹在了完颜无痕的衣摆上,然后在旁边等待着他的清醒。

玉佩的光越来越暗淡,玉佩中间的水晶缩了回去,很快恢复了原样,莫悠然才把玉佩放进了衣服里面。

好神奇!莫悠然又爬到了完颜无痕身上,他的伤口居然不流血了,她伸手摸了摸他那半张已经被毁灭的脸,忽然觉得面前的男人好可怜。

“拿开你的手!”完颜无痕醒了过来,身体还不能动弹,可是眼中带着强烈的杀气。

莫悠然才意识到自己还爬在男人身上,她慌忙从他身上挪了挪,让自己躺在旁边。横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侧面看上去还像个人。

“从我身边滚开!”完颜无痕冲着莫悠然大声地吼叫着,他不喜欢女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特别是这个上次没有得到手的女人。

“你找死啊!这可是我莫老大的地盘,告诉你,你现在可是还欠我的一条命,也不看看你躺在谁的床上?装高傲!”莫悠然说着啪一声!一个巴掌打在了完颜无痕的脸上。

这个女人居然敢对自己动手?完颜无痕瞪大了眼睛,自己可是高高在上的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他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看到莫悠然低胸的一幅,他感觉自己的鼻子好像有种酸楚,该不是流碧血了吧?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看了就要给钱,你今晚还欠我一百两银子,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告诉你,不还清你休想走出我的悠然阁!”莫悠然说着粗鲁地一手拽住了完颜无痕的衣领,说完话才把人重重的推倒在床上。

咚咚咚!咚咚咚!

“谁啊!那么晚过来找死啊!”莫悠然还在气头上,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大声吼了起来。

“是我!月娘,莫老大,我可是特地来给您送燕窝的。”蓝月娘亮了亮嗓门高声说道,生怕里面的莫悠然听不见。

“放地上就行!快点离开,我今晚要练神功,要是被骚扰了,我可不会客气!”莫悠然的口气说得很重,就怕蓝月娘在门口不肯离去。

“是!是!是!月娘马上就走!月娘马上就走!”听出了莫悠然话中的火气,蓝月娘连走带跑地离开了院子,往人多地地方跑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