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军武大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韩名韩傲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暖南倾绿 2019-04-24 18:27:19

[军武大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韩名韩傲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军武大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军武大帝 即可阅读全文

《军武大帝》小说简介

《军武大帝》语言风格很搞笑,看了一些,觉得不错。完整版小说《军武大帝》由悲伤的狗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名韩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夜会结束后,韩名便回到了家中,给徐柔说了一声后,便回到了自己房间。明天就要远离家族和母亲,韩名心头难免是有一点失落的,但想到韩傲,再想到苏雨烟,他就咬牙紧握住了拳头,“一定,一定要有实力和权势!”星子。小说主人公是韩名韩傲的小说叫《军武大帝》,它的作者是悲伤的狗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里没有斗气更没有魔法,只有修炼至巅峰的元气。这里没有无脑打脸更没有俗烂的套路,只有男人铁血的梦想。一个被人设计陷害的少年从家族而出加入了混乱的战争,为了仇恨亦是为了承诺,为了亲情也是为了友情,他踏上

精彩章节试读:

一道娇艳的身影跃上山路,正是身穿一身淡绿衣裙,绑着一头利落马尾,秀眉冷煞的族长之女韩冰,她貌美的容颜上露出冰霜般冷艳,漠然的目光在韩越身上扫过,语气冰寒道:“家族中严禁私斗,你们不清楚么?韩越你还想用崩山掌对付韩名,你想杀了他么?这件事我要是告诉执法长老,你可知道后果如何?要打,就在年终大比光明正大地打,当着全族上下全部人的面前打!”

韩冰本身也是韩家的修炼奇才,年龄也不过是十六岁已经九阶战兵,比之韩越的天赋还要强上一线,上一年大比要不是身体不适,险些就赢过韩越,其父亲更是韩家家主,族内上上下下都不敢得罪她。

韩越看了一眼韩冰,压下心头怨毒,旋即目光放在了韩名身上,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冷笑道:“你放心,这事不算完,年终大比,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彻彻底底地废掉,当时候你那颇有姿色的老娘,我也会找人好好照顾照顾!”

韩越的话丝毫没有避让韩冰,毕竟亲弟气殿被废,他对韩名已经恨之入骨,所以提及韩名咬牙切齿,说到韩名母亲更是冷笑淫,邪。

汹汹怒火直涌胸腔,母亲徐柔向来就是他的逆鳞,韩名双眼杀意凌然地盯着韩越,大吼一声:“韩越,今年大比,你我不死不休!”

修炼禁锢已经消失,体内还有伐天古字这等奇物,裂缝下的石洞还有十几株天材地宝,他超越韩越只是时间问题!

“哈哈哈哈,不死不休?”韩越抱起昏死过去的韩旭,狂笑着转身离开,不过在离开之际,他脚步突然一顿,像是忽然想到什么般,转身头来,讥笑道:“你是不是忘了,你三年未参加大比,位列最低,要想挑战我,恐怕连第一轮都不过去,不过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亲自邀你生死战,满足你自杀的愿望!”

韩越说完就抱着韩旭,带着两个跟班离开。

“唉,韩越今年年底恐怕必然晋升战师阶,你又怎么招惹上了他,还有那个韩旭昏死重伤怎么回事?”韩越走后,俏脸冰寒的韩冰脸色转变温煦下来,她微微颦眉注视着韩名,眼底深藏一丝担忧。

三年前韩名天资绝众,就连一向沉稳严肃的爹爹都说韩名以后必然是韩家的脊梁骨,说不定韩名以后成长起来,还能带领整个韩家排入天河区一流世家。

那时的韩名犹如太阳般耀目,整个人散发令人无法抗拒的自信魅力,也曾令豆蔻年华的她暗怀春心,只是后来韩名一夜之间身患怪病从此一蹶不振,三年来不是在家就是在韩家藏书阁,少有和别人接触。

当然,别人也包括了韩冰,曾经对少年的情愫也被时间冲淡,化作一丝道不明说不清感觉,对于韩名,她也从未落井下石,反而希望韩名能够振作起来!

韩名当然不知道韩冰心中所念,在他意识里,韩冰一向都是拒人千里之外,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除了娘亲之外,恐怕也只有韩冰对他的态度始终如一,不因他天资绝众而巴结亲近,也不因他落魄如狗而嘲讽远离!

想念至此,韩名咧嘴一笑,抱拳致谢,“和韩越兄弟两人的事情,实在说不清楚,不过这次要不是韩冰姐及时赶到,说不定我就凶多吉少了,多谢!”

“不用谢我,当年族内小辈在城中被外族同龄人欺负,你不也一样冲在前面,为我们撑腰,只是时间久了,他们都忘了而已……你好自为之吧!”说到这里,韩冰看着韩名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愫,但性格清冷的她没有再对韩名多说,脚尖点着山路凸起的石块,朝着山上而去。

韩名盯着韩冰远离的背影,想到当年的自己,咧嘴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来,不过旋即他面色坚毅地紧了紧拳头,喃喃自语道:“不过忘了也好,因为新的我,又回来了!”

“韩名哥,不要紧,我也会多去后山给你找灵药,我相信韩名哥,一定能重回巅峰的。”苏雨烟不知道韩名在想什么,她悄悄看一眼曾经那么遥远的少年近在咫尺,露出羞涩的笑意。

韩名看着面前羞涩的少女,心底流过一阵暖流,若是母亲徐柔和韩冰对他态度始终如一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个少女却是恰恰相反。

三年前看见他就红着脸低头不敢说话的她,现在却敢于表达心中纯真热切的想法,甚至韩名能够清楚感受到少女心中的情意。

方才韩旭为难少女,但少女为了自己却死活不愿交出血溶叶,这份心意,恐怕这一辈子,他都会牢记在心。

韩名眉头微微一皱,看似斥责,实则关心,道:“后山那么危险,你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不要冒险,现在的我也不需要那些灵药了。”

苏雨烟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对于韩名的话有些听不明白,但她看到韩名脸上担忧的表情后,却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知道了,以后不去了!”

虽然答应,但苏雨烟还是会去后山看看,能否再寻得治疗韩名暗疾的灵药。

“好!我们下山去!”韩名微微一笑,侧目看向苏雨烟。

苏雨烟身子微微一颤,脸上飞起几朵红云,虽然觉得今天的韩名出奇的温柔和煦。

两人一路愉快地下了后山,行至韩家中堂大道即将分开时,韩名的脚步却陡然停下,双目发红地瞪着左侧不远处,手指都在微微颤动。

“韩名哥?韩名哥?”苏雨烟叫了两声,却发现韩名置若罔闻地瞪着左侧,她便顺着韩名的目光看去。

只见不远处,身穿笔挺军装的韩傲双手负背,在一群家族长老的簇拥之下,沿着韩家中堂大路散步般漫步行进,他时不时说出一句不是很好笑的话语,却引来周旁长老一阵迎合的大笑。

除此之外,不少韩家小辈都在不近不远地跟着韩傲身后,再次瞻仰帝国双色徽章战将风采,等到长老们拉完关系后,他们也好在韩傲面前露露脸攀攀亲。

“哈哈哈哈,这次韩傲你准备在家里呆多久呢?”

“估计明天就该启程了。”韩傲目光随意撒了一眼身旁簇拥的家族长老,心头畅快无比,嘴角一掀,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怎么这么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不在家族中好好呆上一段时日!”二长老讨好般向比自己年龄小了一辈的韩傲询问,虽然两者年龄差距很大,应该尊卑有序,但无奈韩傲现在可是帝国双色徽章战将,毫不留情地说跺一跺脚,整个韩家都得震三震。

韩傲露出无奈地神色,摇了摇头道:“城外还驻扎着一万人的兵团,这人吃马嚼的,都是耗费,这也是任务路经流风城,顺道回家,拖不得的。”

“哦,哦,果然是我们韩家的骄傲啊,没想到升了战将就有一万人的兵团带着,就连家主韩辉曾经在军中也没有如此待遇吧。”

韩傲听到此话,脸上掠过一丝尴尬,毕竟这个一万人的兵团并不是由他执掌,他只是暂时接管,顺道衣锦还乡,他目光掠及他处,突然看到了一道令他脸色陡然变化的身影。

韩名!

韩傲知道必然是刺客谎报了情况,这才令他在整个韩家最厌恶的人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韩名几次按压心头翻涌的怒火,深呼吸几次,目光仇恨地瞪了韩傲一眼,才声音低沉地和苏雨烟告辞:“雨烟,我先回去了。”

“哦……哦。”苏雨烟看韩名脸色不好,以为韩名身体不舒服,目光稍稍失落后,便点了点头。

韩名旋即转身离开,他知道自己现在实力低微,又是韩傲父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只能将所有的不甘和愤怒深压心底。

韩傲看到韩名转身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站在原地注视韩名离开的苏雨烟,嘴角扬起玩味的笑意,突然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戏虐和轻佻地喊道:“哟,这不是苏雨烟妹子么?才三年不见,鼻涕虫就出落成了大美女喽。”

韩名的脚步再次停下,他一双铁拳紧紧握住,咬着牙,忍着恨,压着怒。

韩傲仿佛没看到韩名般,带着一众长老浩浩荡荡地走到了苏雨烟面前。

苏雨烟小的时候确实是个不起眼的鼻涕虫,可越长越大,却是越来越漂亮,今年刚满十六,面如桃花眸如清泉,一叶樱唇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这也是为什么苏雨烟在族中老是被少年们围堵欺负,其实一大半的少年都是带着调戏的目的。

苏雨烟性格柔软,还有些胆小,一时间被众多长老围住,脸蛋露出一丝害怕,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双手捏住,放在身下,有些畏惧地低低叫了声:“韩傲哥……”

韩傲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停下脚步的韩名,笑意更加张扬放肆,他目光略带欣赏灼热地看了看少女,周旁的一众长老立马就明白了意思。

《军武大帝》 第十九章:奔赴战场 免费试读

夜会结束后,韩名便回到了家中,给徐柔说了一声后,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明天就要远离家族和母亲,韩名心头难免是有一点失落的,但想到韩傲,再想到苏雨烟,他就咬牙紧握住了拳头,“一定,一定要有实力和权势!”

星子在天空慢慢暗淡,天边的黑暗慢慢被黎明驱散。

“娘,我走了,你身子不好,这寒冷的天儿就别出来,等雪融了就出来多晒晒太阳,别想我,我走了。”韩名将贪狼巨剑包好背在身后,将徐柔的屋门关上,就忙不迭地跑出了院落,他最怕看到母亲担忧伤心。

“唉,你这孩子。”徐柔披着白色的大衣,撵出来到了院门口时,只能看到少年笔挺的背影和潇洒的背招手,她眼中虽然还有薄泪,但被韩名气笑,无奈埋怨一句:“真是少年不知母心忧。”

小丫鬟赶忙拿出一个暖手炉递给徐柔,甜甜道:“主子,外面冷,您拿着暖手。”

徐柔接过暖手炉,一直望到韩名的背影消失才轻轻一叹。

韩家这次被征调整整一百人,最小的仅仅十四岁,最大也有二十的青壮,成四列齐刷刷地站在韩家前院,排头者正是身背巨剑的韩名,韩家小辈也都以他马首是瞻。

“出去了,就不是在家里了,无论你是在前线还是在后方,出去好好混,两年之后,天河区百族年会,我希望能在那里的人杰榜上看到你们的名字,最后,祝你们,武运昌隆!”大长老面色肃然将讲话无限缩短。

“祝我韩家,永昌不衰!”一百个血气方刚的韩家小辈齐声呐喊。

紧接着以韩名为首,一列跟着一列,跑步前往流风城元晶火车站,自小他们就受军事化训练,起步跑这种小事更是井然有序,不躁不乱。

韩名跑在最前,韩家小辈队列整齐,脚步声毫无杂乱,他们一出韩家大门就受到了早就在道路两旁提着鲜花篮子等待的大批城民的欢呼,新兵出征,这在整个军元大陆每个城池都是极为重要的日子。

“加油,小子们,去建功立业!”

“武运昌隆,祖国万岁!”

“流风城没有孬种,好样的。”

无数鲜花挥洒而起,女人们推开楼上的窗口,尖叫着为他们送行。

紧跟着其他家族的新兵们也都汇入流风城主城道,这些家族的新兵自觉地跟在韩家的队伍后,原本一百人的队伍瞬间壮大成为一千人,两千人,最后足足三千人。

一向拥挤的主城道今天早上却没有人摆摊占地,大家都自觉的站到了道路两旁,欢送这批勇敢的新兵。

韩名的内心在这一刻汹汹燃烧,他相信每一个新兵此刻都是被荣誉和骄傲充满着,他嘴角一咧跑出队伍,转身带头喊道:“韩家的,喝个口号,韩家,韩家,一二走!”

“韩家!韩家!韩武世家,杀敌如狼,破阵如虎!”一百韩家新兵内心早就慷慨激昂,顿时仰头高喊,声调一致,环响街道。

吼!

送新兵的城民顿时更加激动起来,无数鲜花尖叫飞舞而起。

“李家,李家,李武世家,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刘家,刘家,刘武世家…………”

顿时高亢的口号声接连在后面的队伍响起,人群疯狂地撒花尖叫,一时间整个流风城都被这狂热的气氛唤醒。

“不要给流风城丢人,小子们!”

“多砍几个血日帝国的篓子们!”

“安全回来!”

“武运昌隆!”

三千人队伍一路高亢的口号,终于到了流风城的元晶火车站,李影战将和一千正规编制的军队早已经在车站外等候。

韩名带着一百韩家新兵,跑步过去,“立定!”

啪!

所有人立定,韩名面色严肃地大步走过去,右手放在左胸,左手放在腰后,挺起胸膛,高声汇报:“报告长官,韩家新兵应到一百人,实到一百人,请指示!”

李影满意地点了点头,尤其满意地看了看韩名,目光在一百多朝气蓬勃的韩家子弟身上扫过,道:“入列,上车!”

轰隆隆!

一百人韩家新兵快步走入车站,流风城这种小城市的元晶火车站一般都是军用,入口出口很简单,一百人在军士的带领下,快速进入早就等待多时的元晶火车中。

元晶火车是以元晶作为能量的大型先进交通工具,由于造价昂贵,耗费惊人,也只有在战争全面爆发后有急需时才会投入使用。

一截车厢相当得大,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扶手和空地,用来塞入一百人勉勉强强刚够,三千人一共塞满三十截车厢,等到李影带着老兵也上了最后一截车厢后,火车终于发动。

元晶火车车头警铃一响,火车就缓缓开动起来,无数新兵望着窗外,看到熟悉的城市离自己越来越远,一时间所有车厢都沉浸在了离别的伤感中。

元晶火车提速原来越快,十几分钟后窗外的景色就成了一晃而过,韩名盘坐下来,将心头离别家乡的淡淡感伤驱散,立马就又投入到了拔剑式的感悟中,一点一滴的时间都不能浪费。

平静的度过三个小时候,车厢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血剑军团的老兵踩着军靴哒哒地走入车厢内,面色肃重凶恶地环视所有人,厉声道:“听着,接下来我所讲的都是在战场和军队必知常识,不管你是否觉得无聊,都要认认真真地记在脑子里。”

“首先军徽是你的一切,你身份和编制的一切信息,都会与之关联,如果你在战场上不小心将其丢失,那就悲剧了,因为两边的人都会把你当作奸细砍死,记录军功也是全靠它,敌方死亡后,它会自动甄别敌方军徽为你增加军功,别问我它怎么做到的,去问军工部那些老疯子们。”

火车行进的噪音很大,老兵的嗓门却更大,震得一众韩家小辈脸色都是迷茫吃惊,很多人至今还没好好进入到角色之中。

“军功点的作用是兑换各种增强自己的东西,武器、丹药、铠甲、符阵、元晶雷等等,杀敌赚军功,然后增强自己继续杀敌,很简单的模式。”

韩名聚精会神地将老兵的每一个字都记在脑海,这些信息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听到观察员喊元晶炮的时候,就要找掩体趴下来除非你有战将实力,但就算是战将硬抗也要受伤,小心敌人掷出的元晶雷,与队伍脱离要快速和队伍联系起来,一个人在外很难生存,除非你是特种大队,扫荡清剿战场时,随时要小心神箭手,他们都是一击毙命,严守血剑军团铁律,不要奸,淫普通百姓…………”

每个车厢里都有老兵在大声讲解,可老兵们的话仿佛遥远地方传来的钟鸣般在无数已经处于懵逼状态的新兵耳边回荡,等到他们惊醒时,老兵的话已经讲完了。

天黑了,越是往东,就越是寒冷,很多人不得不运转元气抵御冰寒,这只一种很傻的行为。

韩名猜测这么匆忙的征兵和车厢里的战前培训,都说明一个问题,战况很惨烈,下车可能就是战场,这个时候不能随意浪费元气,要让自己保持在巅峰状态,天知道会不会突然停车,开始战斗。

在韩家战场模拟场地里,他就曾穿着单衣潜伏在大雪中一天一夜没有动弹,手指都冻僵了,可还是要拼命保持警觉清醒。

这可是真正地要参战了,一点马虎都打不得。

韩名和还没有明白形势的其他新兵不一样,脚步踏出韩家大门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战备状态,随时可以迎接突如其来的战斗。

所以,他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中活下来的几率会高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